历经三次爆仓:从分析师到交易员,一位投资大佬的20年炼狱之路

我是1993年上海交大一毕业,我就作为一个交易员,当时来到了中国有色金属材料总公司作为一名交易员。有一句话特别有意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差的时代”,我本来就认为我们当年那个时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我在惋惜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没有我们当年的机会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