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SEC美女主席直言:铁汇投资者赔偿该问法庭要,我们的义务是监管

外汇 幻灯片

IronFX-Cutout-Logo-Mock-Up_color
汇商曾在《后台太硬,监管有卵用,黑幕重重……看BBC如何将铁汇扒的“体无完肤”》一文中提到,塞浦路斯外汇经纪商铁汇(IronFX)与塞国政府要员走的很近,从往期图片上的总统、部长及军队等来看,如果是真的,那铁汇应该说是不折不扣的“关系户”。
塞浦路斯证监会(CySEC)于2015年11月公布对铁汇的调查结果称其“可能违反监管法律”,并对其罚款335,000欧元,此外,并未对投资者做出任何交代。这让投资者开始认为,CySEC保护的对象并非投资者,而是金融行业。甚至有长期工作在塞浦路斯的行业人士向汇商透露,铁汇CEO Markos Kashiouris正是塞国总统Nicos Anastasiades的“干儿子”。
首先简单梳理铁汇在中国崩盘的时间表,最早是在2014年10月客户出金延迟,2015年1月上海办公室遭遇打砸,2月160个中国客户及IB将其状告至塞浦路斯法庭。到2015年8月份,CySEC宣布启动调查程序,11月铁汇与CySEC达成和解协议,仅被罚款33.5万欧元。
正是CySEC最终仅罚款而不理会投资者赔偿一事,让这家往日备受青睐的欧洲监管机构丧失了民心。甚至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AKEL)总秘书Andros Kyprianou也对此事表示了质疑。在近日Finance Magnates的采访中,CySEC女主席Dimitra Kalogerou首次就铁汇问题正式表明立场及态度。
123
许多投资者认为监管机构的调查程序太慢
Dimitra Kalogerou称:“我们对潜在的违规或不完全合规行为反应很积极。在铁汇案中,我们在2015年2月份开始收到投资者投诉,之后很快就开始了调查。这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公司,客户成千上万,所有收到的投诉都要按照流程来进行。调查流程因为公司规模大而花了不少时间,要仔细甄别任何潜在的错误做法也需要花很多时间。”
CySEC与铁汇达成“和解协议”,仅罚款33.5万欧元,而这部分罚款根本不足以补偿客户资金
Dimitra Kalogerou指出:“和解协议的罚款金额并不直接或间接与潜在的客户赔偿资金有关联。CySEC并无权决定恢复投资者的赔偿资金。有此需求的投资者有权向金融申诉机构或者法庭申请赔偿。CySEC专门在网站上向投资者公布了适用这一情况的申诉流程和途径。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监管,CySEC将继续密切监管所有投资公司(CIFs),一旦发现违规行为,我们将毫不犹豫进行执法。”
很多人认为对铁汇的处罚太轻,与其违规行为并不一致
Dimitra Kalogerou称:“对铁汇的罚款是CySEC有史以来对CIF罚款金额中第二高的。通常来说,当达成和解协议时,就已经表明这家公司承认了有违规之处,它必须立刻支付约定罚金。铁汇的主要问题是,其风险管理部门没有意识到赠金系统可能被滥用。我们非常严肃的对待这个问题,因为风险管理从来都是任何金融机构的重心工作。CySEC在2015年4月公布了一份通知,规定了交易赠金这一市场行为的适用范围。值得提到的是,在罚款之外,CySEC还对铁汇下达了一系列需执行的纠正措施,同时限制了其部分运营活动。”
有人指控铁汇因与塞浦路斯共和国总统之间的关系才万事无虞,您怎么看?有受到总统方面的施压吗?
Dimitra Kalogerou表示“我们是独立的机构,行事依据是法律而非政治管理。因此,这一点我没什么需要多说的。”
不过,汇商曾在BBC的专题报道中获悉,内部人士称,铁汇享有最高级别的政策保护,而CySEC作为监管机构,却一直受到政府方面的压力。内部人员表示,行业公认CySEC“并没什么卵用”。
cysec
CySEC近期推出了投资者补偿基金(ICF),其目前持有资金约1750万欧元。一旦监管下的经纪商破产,CySEC会怎样做?这部分资金是否会不足以支付客户赔偿?
Dimitra Kalogerou说:“ICF是基于我们保护投资者的宗旨而成立的。CySEC将聘用外部咨询师来评估ICF监管。此举是为确保ICF能正面反应行业等群体的需求。这部分工作预计年底能完成。同时,我们也考虑多样化调整方案,比如,高风险公司可能需要向ICF缴纳更高比例的费用等。”
去年12月份,汇商曾报道,为维护监管声誉,CySEC甚至在伦敦聘用了公关公司以建立公信力。同时,CySEC还决定启动投资者赔偿基金(ICF)。据悉,ICF的资金来源主要是经纪商。做市商类型的经纪商要支付初始费用为22,212欧元,直通模式(STP)经纪商则仅需支付13,669欧元。而两种模式皆有运营的经纪商则作为做市商支付费用。当ICF需要向客户进行赔偿时,其赔偿的上限为20,000欧元。不过,CySEC至今未有明确标准,因为ICF计划至今还没有实施过。
CySEC怎样评估客户有权申请赔偿的情况?标准是什么?
Dimitra Kalogerou:“我们将设立一个特别委员来评估CIF客户是否适用ICF赔偿,并评估每个投资者有权获得多少赔偿金额。我想再次强调,ICF只是最终的手段。如果CySEC撤销了一家CIF的牌照,那么ICF就不再适用于其客户了。”
知情人士在调查中发现一件事,也许也能证明铁汇与政府之间的友好关系。塞浦路斯银行是当地最大的银行在2013年因金融危机破产,当地数百万居民失去了大部分存款,然而,就在其破产的前3天,Markos Kashiouris从这家银行提取了4000万欧元现金。
如今,铁汇在澳大利亚推出一家全新的分公司FXGiants(中文名:聚汇),该公司主要目标是中国市场。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公开文档显示,铁汇澳大利亚公司已经于2016年1月21日更名为GVS(AU)PTY LTD,公司监管编号不变。铁汇新公司主管依然是铁汇现首席执行官Markos Kashiouris和董事Petros Economides。
据汇商了解,铁汇总部将持有FXGiants约45%的股份,另45%为中国介绍经纪商(IB)所持有,还有10%股份为提供金融服务的第三方持有。目前FXGiants尚未公开在中国市场运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