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暴跌外汇管制趋紧,公安联合央行、外汇局等部门行动了!

外汇

252.jpg

中国公安机关将从即日起至11月底,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地下钱庄集中统一行动。负责该专项行动的是“A股救火队长”、刚刚调任公安部任副部长的孟庆丰。根据孟庆丰介绍,地下钱庄已经对国家经济安全、金融管理秩序造成了危害。或许,这也与近几个月股市的一再暴跌息息相关。

“地下钱庄”是一种俗称,并非法律概念。近年来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地下钱庄”是指不法分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擅自从事跨境汇款、买卖外汇、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等违法犯罪活动。

今年4月,公安部会同央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组织开展了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专项行动,广东、上海、辽宁、浙江、新疆等地公安机关连续破获一批重案;截至目前,捣毁地下钱庄窝点66个,抓160余人,涉案金额达4,300余亿元人民币。

不过,孟庆丰表示,形势仍严峻复杂,涉案地区呈蔓延扩散态势。地下钱庄不但涉及金融、证券、涉众等经济犯罪,成为各种犯罪活动转移赃款的通道,还成为贪污腐败分子和暴力恐怖活动转移资金的“洗钱工具”和“帮凶”。一些“灰色资金”通过地下钱庄跨境流入流出,对中国外汇管理和金融资本市场造成冲击,危及金融安全。

由于中国实行外汇管制,每人每年换汇不能超过5万美元,因此不少人或通过蚂蚁搬家方式或通过非法的地下钱庄等方式转移资产,而地下钱庄的资产转移早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据《中国经济周刊》的报导,在深圳市中心有很多挂着留学中介牌子的店铺,其中就隐藏着大量的“地下钱庄”。

而从以往的报导看,通过地下钱庄向外转移资金的人群主要包括:移民者,或定居、或工作、或留学,最终目的是追求海外的永久居留权或国籍;投资者、企业主、明星,主要目的是全球配置资产风险,以免国内社会动荡使得身家遭受损失;裸官或贪官,通过向海外转移资产以留后路。

A股暴跌出现大量资金借道加速出逃

中国股市在上周(17日~21日)下跌之际,场内资金在加速出逃。据提供商统计的主力资金流向表明,在上周五天的交易期间内,主力资金净流出额累计高达4719.24亿元。目前本周的流出资金虽未有详实数据,但从连续股指暴跌的情况看,流出资金或将超出上周。

同时,资金面紧张已迫使利率上升,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Shibor)连续几日出现上涨。 25日晚间,中国央行宣布:自2015年8月2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其中,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75%。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有恶意做空者在对股市“抽血”,势必造成股市暴跌,24日和25日数万亿市值蒸发,官方救市主力也因此被套牢。而套利的资金会通过多种渠道进行转移,公安部在全国范围打击地下钱庄,就是为了封堵资金外逃的门。

深港边境的“地下钱庄”,涉案金额巨大

深圳警方今年8月破获的一起涉及120亿元的“地下钱庄”案,线索来源一起涉嫌诈骗港商的案件。

今年80岁的港商陈某,有意将在大陆赚取的资金转移到香港账户,他的一位熟人——某国有银行支行负责人沈海生则向他介绍,自己有外汇管控指标,可以帮其将资金转移到香港。

随后,陈某按照沈海生的要求,将6337万余元分3次汇到沈海生指定的李某账户上,沈海生还收他200万元好处费。

实际上沈海生并未通过银行渠道转账,而是通过“地下钱庄”帮其汇款。而陈某有800万元一直没有收到。而后,沈海生于2012年11月辞职逃匿,至今还有陈某625万元没有归还。

据深圳宝安经侦大队调查,陈某的钱汇入李某账户后,在短时间内又被转移到5个可疑账户,随后又迅速向100多个账号转移资金,这些钱最终流向都是香港陈某的账户。但最后一批资金在中间环节出现问题,他的800多万元未到账。

至此,一个帮人向境外转账的“地下钱庄”浮出水面。相关涉案人叶晓莲、叶镇城两姐弟等人被警方控制。

随后,警方对叶氏姐弟等人相关的200多个银行账户梳理,发现他们调动数十人从事“地下钱庄”业务。

调查中,警方发现去年4月份的一个涉及约2亿元的诈骗案件中,涉案的陈远祥等人出逃前,曾在罗湖区忠记兑换点向该兑换点的家庭成员账号转账8532万元。警方发现,帮陈远祥向香港汇款的“地下钱庄”也与上述沈海生汇款的“地下钱庄”团伙有关联。

6月2日,警方收网抓捕,共抓获叶镇城、叶晓莲、郑晓生等涉案人员30余名,捣毁“地下钱庄”窝点6个,查获银行卡300余张,涉案金额高达120亿元。

遇“大单”可调数百人帮忙转账

据叶氏姐弟等人供述,他们平时就在深圳某步行街摆摊兑换外币。他们已经形成以亲属、同乡、朋友联系的组织,平时各自兑换,一遇到大单就通力合作,甚至调动数百人帮忙向境外转账。

叶晓莲,1978年出生,广东汕头人。从1999年起,叶晓莲就已在深圳西乡步行街从事非法买卖外汇业务。据叶晓莲供述,在步行街像她这样从事外汇买卖的人很多。一些人手里有港币、美元,或者需要用人民币换港币、美元,嫌到银行兑换麻烦,就会来找他们换。他们换的价格和银行相差无几,有时会高几块钱。“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块钱。”

另据叶晓莲介绍,一旦碰到大单,他们会打电话给曾向他们收购过外币的“上家”,在确定对方收货或有外币时,才会接单。操作手法一般都是客户在境内将人民币打给叶晓莲,叶晓莲再将钱打给上家,上家再通过香港的账户,将港币打到陈先生在香港的账户上。

叶的上家基本上也是深圳人,但在香港开有账户,可以双边操作,而他们姐弟俩只是中间介绍,自己从中收取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的手续费。而他们操控的众多银行账户,则是借用妻子、姐姐、姐夫、老乡等人的身份证办的,用以进一步转移资金。

另外,与叶氏姐弟同案的疑犯郑晓生则是在深圳罗湖口岸开设一家商店,表面卖水卖烟,暗地里却兑换外汇。郑晓生称,他们一般很少换大额的,如果有大额资金需要跨境转账,也是通过香港的上线账户操作。

专案组查明,该团伙以家族关系为纽带,既各自经营、又相互合作,在深圳罗湖、宝安的8个窝点开展家庭作坊式的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活动,通过境内外网上银行以及境内本外币现金交易,在非国家指定交易场所非法从事资金结算和外汇买卖活动。

(汇商综合国内媒体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