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崇尚的价值投资效果有多惊人?10年大赚近130亿美元

外汇 理财

沃伦·巴菲特的经典名言: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在每年的五月份,全世界都会有数万人买一张机票,飞赴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一个只有四万个居民的小城奥马哈市,听两位年逾八旬的老人絮叨几个小时,这两位就是巴菲特(Warren Buffett, 1930-)和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

巴菲特还会在全球公开拍卖他的一次牛排午餐,价格已经从2000年第一场的5万美元,上涨到2019年的456.7888万美元。

在未来的三十年内,应该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巴菲特了,因为他的纪录是“时间的玫瑰”:从1956年到2018年,他的公司股价上涨了12,000倍,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18.7%,而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仅有9.7%。

对股市投资客而言,要亲近这位百年一出的“股神”,最便宜的方式当然就是买一本《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The Essays of Warren Buffett: Lessons for Corporate America)。

从口香糖到可口可乐,为何巴菲特独爱这两家公司的股票?

1930年,巴菲特出生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除了去外地读大学,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座城市。

巴菲特似乎生来就是为了跟钱打交道的。五岁时,他就逐门逐户向邻居推销从祖父店里批发来的箭牌口香糖,一盒五个,坚决不拆开卖,每盒赚两美分。六岁时,他兜售可口可乐,每六瓶汽水赚五美分。十三岁时,他开始送报纸,建立了五条送报路线,每天早上送将近500份,每个月可以挣到175美元,相当于当时一个白领的收入。

成年后的巴菲特出资购买了箭牌和可口可乐的股权,分别成为它们的单一最大股东。理由当然不仅仅是为了童年的记忆,而是因为——无论经济繁荣还是战争,人们都要嚼口香糖和喝可乐。

1950年,巴菲特考进了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师从著名的投资人班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这对他的一生影响重大。格雷厄姆有一个“捡烟蒂理论”,即在经济周期的波动中,会有一些股票如同被别人扔弃的烟蒂,往往还有捡起来抽最后一口的价值。

1957年,巴菲特成立了一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投资俱乐部,初期管理资金为30万美元。他遵循老师格雷厄姆的理论,不停地在股市里寻找价值被低估的“烟蒂”,低购高抛,七年后,他的资金管理规模已达到2200万美元。

巴菲特收购纺织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转型成控股公司

1965年,巴菲特收购了一家叫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的濒临破产的上市纺织公司,它后来转型为巴菲特唯一的投资平台。

随着资金管理规模的不断扩大,股市里已经没有那么多廉价的“烟蒂”可以让巴菲特捡了,这时候,他幸运地遇到了终身的伙伴查理·芒格。在芒格的启发下,巴菲特意识到,与其以低价买烂公司的股票,不如以高价买被低估的好公司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它们。他的价值投资理论因而成型。他曾经开玩笑地说,是芒格让他“从猩猩变成了人”。

巴菲特价值投资最经典的一战,就是长期持有可口可乐公司的股票

1988年,美国股市狂泄,巴菲特投入5.93亿美元重仓买入可口可乐股票,1989年大幅增持近一倍,总投资增至10.24亿美元,到十年后的1998年,他所持有的可口可乐股票市值已升到134亿美元,一举浮盈近130亿美元。

可口可乐符合巴菲特心目中的“最理想的资产”:其一,在通货膨胀时期能够创造出源源不断的产品,这些产品本身能够提价而保持其企业购买力价值不变;其二,只需最低水准的新增资本投入。

当然,比可口可乐更为理想的投资标的,其实是巴菲特本人。如果在他购买可口可乐的1988年,有人购入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然后一直持有至今,那么三十年后,他的投资报酬率是120倍。

巴菲特价值投资的两个法门

巴菲特一生蜗居小城,深居简出,既不参加论坛,也不开坛授课,只是每年会亲笔给股东写一封信。1996年,法学院教授劳伦斯·康汉宁(Lawrence Cunningham)召集了一次为期两天的研讨会,巴菲特和芒格都有参与,然后康汉宁根据研讨发言和巴菲特历年的致股东的信,编成了一本《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

如果要学巴菲特的“法门”,这是唯一原汁原味的教材。

巴菲特的价值投资,首先投的是有价值的时代和有价值的国家。在2016年给股东的信中,他曾算了一笔帐:美国人口的年均增长率约为0.8%,GDP增长的平均值约为2%,这听上去并不令人印象深刻,但只需一代人的时间(比如25年),这个增长速度会带来人均实际GDP高达34.4%的增长,为下一代人带来惊人的19,000美元的实际人均GDP增幅。如果是平均分配,一个四口之家每年可获得760,00美元。

这一系列计算的所有前提是,这个国家一直处在增长的长期通道中。对巴菲特而言幸运的是,自独立战争以来,美国正是这样一个国家。因此,他很感慨地写道:“240年来,押注美国会衰败的人,一直在犯可怕的错误,现在依然如此……美国的孩子们的生活,将远比他们的父辈要好。”

价值投资的另外一个核心,是投资有护城河的企业和优异的团队。

护城河这个概念,是巴菲特在1993年给股东的信中第一次提出来的,他说:“可口可乐与吉利近年来在一点一滴地增加它们全球市场的占有率,品牌的力量、产品的特质与配销管道的优势,使得它们拥有超强的竞争力,就像是树立起护城河来保卫其经济城堡。”

很多年来,巴菲特和芒格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寻找到那些有护城河的企业,然后觅机投资它们,“我们宁愿拥有‘希望之心’钻石的部分权益,也不愿拥有人造钻石的全部所有权”

巴菲特深信复利的力量,他形容复利是“把现在嫁给了未来”,对于华尔街那些活跃的明星基金经理,他一直嗤之以鼻。

2007年,一向温和的他突然发起了一场赌局,在当年年底给股东的信中,他设了一场十年赌局——从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的十年期间,华尔街最好的五支对冲基金的投资回报率,将不如标普500指数的业绩表现。

十年很快过去了,最终的结果是,标准普尔500指数累计上涨了125.8%,平均年收益达到8.5%。而五档基金表现最好的累计只上涨了87.7%,平均年收益为6.5%。

巴菲特赢得让华尔街的金牌经理们哑口无言。

不会有下一个巴菲特了

巴菲特归根到底是人,不是神,全世界最好的投资理论都有它的“阿基里斯的脚踝”(编注:意指致命的弱点)。

在过去二十年里,美国经济的复苏必须感谢硅谷,感谢亚马逊、谷歌、脸书、网飞、特斯拉,正是这些新科技公司——而不是可口可乐、箭牌口香糖或能源公司造就新的经济奇迹。可惜的是,它们很少出现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清单上。

很显然,巴菲特不是它们的典型使用者,他迄今还保持了读报的习惯,最多在网上打打桥牌。对于只投有护城河企业的巴菲特来说,这些企业在早期都没有护城河,而一旦其构筑起护城河时,又实在是太贵了。

巴菲特与比尔·盖兹是非常亲密的好友和桥牌搭档,他向盖兹慈善基金会捐助1000万股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价值超过30亿美元,但是巴菲特从来没有买过微软的股票。

在2018年的奥马哈大会上,有人问及为什么不投资亚马逊,巴菲特脱口而出:“我太蠢了。”他坦率地说:“我从亚马逊刚创业时就在观察。我认为杰夫·贝佐斯做的事情近乎于奇迹……问题在于,当我认为什么事情是个奇迹时,我就不会在它上面下注。”

伯克希尔哈撒韦首次投资新科技公司是在2017年2月,而且投的是苹果公司,此时乔布斯已去世六年,库克的苹果已经彻底熟透,看上去非常像稳健而有护城河的可口可乐。

所以,在阅读《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的时候,千万记住:也许不会有下一个巴菲特了,但是,这个娑婆世界上,不仅仅只有巴菲特

作者|吴晓波 知名财经作家,曾任哈佛大学访问学者,也是“890新商学”、“蓝狮子出版”创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