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动华尔街的女人:我是一名天生的做空交易员

外汇 教育

之前,Safkhet Capital LP的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擅长做空的Fahmi Quadir从未想过在对冲基金工作。那么,这位28岁的女士是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做空者并创立了自己基金的呢?

有些人天生就属于某个行业。很多人会拥抱这一“天赋”,其他小部分人则被强加于身。Quadir肯定属于后者。

28岁的Quadir表示:“刚开始时,我就对在华尔街工作完全不感兴趣。我从未想过在对冲基金工作。在成长过程中,我的兴趣从来没有统一过——考虑到我的政治观点和意识形态,基金行业从来不是考虑过的领域。”然而,Quadir现在已长期下榻于纽约基金领域的中心地带——曼哈顿下城的多米尼克酒店。

Quadir在投资行业的崛起并非典型。她出生在长岛,父母是孟加拉国人。她是那种勤奋好学的人,立志进入学术界。她在加州哈维马德学院(Harvey Mudd College)学习数学和生物学,一心一意攻读博士学位,这个计划似乎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中。

对研究的热情,让她收获人生第一桶金

在博士预科的那一年,一切随之改变。Quadir申请了Deallus Consulting的研究员职位,该公司专门为大型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企业情报。她接受这份工作只是为了能在继续学业之前赚点钱。

Deallus雇佣她做调查工作——深入调查各类公司,了解这些公司幕后是如何做出决策的、是否存在潜在的危机,以及“风险”藏于何处。卡迪尔表示,自己对此非常擅长,同时在研究的过程中获得公司的内部独家新闻,也令她兴奋不已。在此过程中她也发现了很多趣闻。

随后,在纽约国家数学博物馆举行的一次偶然的会面中,卡迪尔的人生彻底改变。“我被介绍给一个管理长期基金的人士,他知道我专注于健康股后,认定我会是一位天生的做空交易员。”

这个人便是对冲基金经理Michael Krensavage,他正在寻找一个人来帮助其同名对冲基金(Krensavage基金)实现在医疗保健行业做空的想法。卡迪尔就这样成为了一家空头基金公司的核心人员。

幸运的是,她早就有了做空的目标 – Valeant。在此之前,她已经闻到了这家制药公司“腐败”的气息。她对该公司企图通过收购制药公司并将其药品价格提高到极高水平,以此实现高额利润回报的做法深表怀疑。

“我知道Valeant已经在从事不道德的、潜在的欺诈行为” – 法赫米·卡迪尔(Fahmi Quadir)

Valeant当时在业内已经享有一定声誉。但我知道该公司已经在从事不道德的,潜在的欺诈行为。制药业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当有人试图破坏规则并发布不寻常的数字时,那么这家公司便露出了马脚。”她说。

Valeant做空交易于2015年6月执行 – 当时该股股价已逼近峰值。至当年年中,Krensavage基金持有了该股价值3000万美元的空头头寸,占该基金总头寸的10%。这在当时市场对Valeant总体看好的情况下,绝对算得上一场豪赌。

豪赌成功后,成立做空基金

2015年7月至2016年3月,Valeant股价从257美元暴跌至28美元,损失了90%的价值。这一空头头寸也成为了该公司2016年最大的利润来源。Quadir与Krensavage基金成为了此次交易当之无愧的赢家。同时,她也因此成为了Netflix纪录片“ 肮脏的钱(Dirty Money)”的客串嘉宾。

Quadir是这样评价自己的做空技能的:“事实证明,我非常擅长挑选我们的空头想法。做空的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只有如此,才能做好这件事。优秀的做空者需要承受很大的痛苦,并关注其他人关注不到的地方。你需要一种天生的怀疑精神。

她对其他医疗保健公司的做空计划也取得了成功——康科迪亚医疗保健公司(ADVZ PHAR/NPV )、OvaScience公司(OVAS)和梯瓦制药(TEWA)。Krensavage基金此前长期持有这些公司的股票头寸,但卡迪尔说服了克伦萨维奇做空它们。并因此获得非常不错的回报。

随后,卡迪尔成立了自己的做空基金公司 – Safkhet Capital,这是一家专注于做空的基金公司。现在,她已经成为全球对冲基金收益最高的年轻基金经理人之一。

此后,她将目光投向了德国支付公司Wirecard。4月28日,在审计机构毕马威(KPMG)表示未能核实Wirecard利润和会计数据的真实性后,该公司股价当日暴跌37%,Safkhet Capital的“重大”空头押注获得了丰厚回报。

Wirecard于5月26日第三次推迟盈利,称并非所有审计程序都已完成。在监管机构于2018年暂时禁止卖空Wirecard股票之后,Quadir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公开信为卖空行为辩护。这封信同时也是某种宣言——推动资本主义的透明度和道德规范。

6月29日,因财务造假而陷入泥潭的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 宣布申请破产。

以下是财经新闻(Financial News )对Quadir的独家采访报道。借此,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一位职业做空投资者的心态和策略。

Q:您认为作为一名优秀的做空者需要具备哪些质素?

世俗,痴迷,施虐受虐,无所畏惧,敏锐的判断力。如果只是为了钱,那么在市场上想要获得100万美金的方法很多,也更容易。而我作为一名基金经理,凭借自己对喜欢调查公司欺诈的痴迷,让这些公司付出了代价,并从中获利。

Q:您是如何找到空头目标的?

不管市场如何运转,欺诈一直都随之存在。

我每天都能看到至少一个人试图利用别人的例子。或许我只是对这些滥用行为过于敏感,但正是这种敏感性让我得以在一个充斥着估值过高的公司的市场中游走,这些公司试图通过神奇的会计方法和经调整的非公认会计准则迷惑大众,但对我而言,这些公司正是我关注的目标。

Safkhet Capital赖以生存的股票,是那些已失去增长动力和价值投资者青睐的股票,它们可能从事了一些潜在的欺诈行为,而这些行为已无法再掩盖基本面的恶化。

Q:疫情危机将如何影响市场和您的投资前景?

我想没有人想听我对市场的看法。对于那些表现得好像有一个水晶球可以告诉我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人,我深表怀疑。像现在这样的时刻,在市场上更容易看到谁是不穿衣服的皇帝,我想这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机会。

Q:Safkhet Capital接下来有何计划?

我们确实需要筹集资金,以便我们能够充分利用所发现的机会的广度。我可以肯定地说,筹资过程是所有这一切中最令人沮丧的部分。我们从事的工作耗资不菲,对目标公司的数据研究需要大量的费用。因此,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资金。

Q:您既年轻又是女性 – 这是对冲基金世界中的两个罕见特征。您认为这能给您带来优势吗?

我有棕色的皮肤,一个阿拉伯名字,并且是纽约出生的90后(1990年8月19日)。妇女和有色人种不得不比付出更多努力,以取得不成比例的成就。

幸运的是,我的父母一直在背后支持我,这让我脱离了常规,为自己开辟了道路。作为第二代美国人,我从未停下努力的脚步,以此确保我能够充分发挥潜力,力求在这个充斥着精英的群体中保持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