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概率交易者的“万言自白”:交易就是赌博,甚至还不如赌博!

外汇 教育

有人讥笑我不专业,水平业余,一看就知道没有受过正规的投资训练,把一些浅显的投资理念当做宝贝一样。

的确,我的水平很业余,从来没有受过什么正规的投资训练,虽然有金融数学的硕士学位,但就读的只是国外的一所三流大学,在校的成绩也绝对谈不上优异。不过,这正是我对自己的定位:一个资质普通的交易者

我写下自己对交易的一些感悟,绝对无意指导大家成为高手,因为我自己也绝对算不上是一个高手。我想做的,只是对一个资质中等,在资金和信息等各方面都没有优势的普通交者如何设法在投机市场上生存下来谈谈自己的看法。

人人都想成为一个掌握“一剑封喉“绝技的高手,我自己也不例外。我也曾经为此努力过,下力气研究过波浪理论,江恩理论等市场预测理论,研究过几乎所有流行的技术指标,收集所有可以收集到的经济数据,使用所有可用的宏观经济模型进行基本分析,但都没有太大的收获,这些都证明了我的确不够聪明,资质实在太过普通。最后我不得不放弃,转而使用最简单,最容易理解的方法来指导自己的操作。

再次申明,我不是高手,也不敢看不起那些神秘的市场预测理论,只是自己实在看不懂,不会应用罢了。但我又想在投机市场上生存下去,赚取对我而言堪称诱人的利润,只好采用一些同样愚笨的方法了,请真正的高手口下留情。我渴望批评,但确实不喜欢那种言之无物的故作姿态。

下面,我将就交易的实质,为什么需要采用一种交易系统,为什么应该止损,如何止损,交易系统的选择,交易心理等问题说说自己的看法。

交易是什么?

我个人觉得交易就是赌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还不如赌博(因为赌博赢钱的概率可能比交易成功的概率还要大)。赌博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同样,交易本身也没有什么对错之分,那些因为赌博或交易倾家当产的人,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为什么?因为他们太小看赌博和交易了。不要对赌博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恶感,其实里面学问不少(不是什么做千之类的骗术),我自己的不少顿悟都来自一位被本地赌场禁止入内的朋友。这位仁兄简直把赌场当成提款机。不过,我不是他的家人,他没有也不会告诉我他具体如何操作,但我知道他绝对不是依靠作弊,而平时和他的闲谈对我形成现在的一些观点帮助很大。

在一般人看来,赌博多简单,不就是有选择的压筹码吗,不需要动什么脑筋。交易也简单,一买一卖就可以了。可实际上,无论是赌博还是交易,都是这个世界上最需要动脑筋的事情。不过,如果你动脑动错了地方,用功用反了方向,结果即使不会更差,也好不了多少。

说白了,交易也是一种赌博,尽管它披上了很多绚丽多彩的外衣。无论你把自己在交易中的行为看成投资也好,看成投机也好,其实都改变不了你是在赌博这一事实。那为什么我们不干脆去赌博算了,还劳心费力搞什么交易呢?其中一个原因就在我的那位朋友身上。无论我在交易中赚取多少利润,都不会被任何一个交易场所禁止入内。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无法在赌博中做到“截断亏损,让利润奔跑”。

在赌博中,你每次损失都是一个确定的数额,每次盈利,不论赔率多高,也是一个确定的数额,而在交易中,你可以自行控制亏损,可以赚取按赔率计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家赌场愿意接受的盈利。不谈别的,仅此两点就决定了交易比赌场更受专业赌徒们的欢迎。

对我来说,接受交易实际上就是赌博这一观点有几个好处:

  • 不在其他事情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如技术分析和基本分析之类。这些工具只能对我提供一定程度的帮助,无论我如何精通它们,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善我的交易业绩,因此,对这些工具,大致了解即可,无须过分钻研。
  • 我会更坦然接受失败的交易,更乐意接受失败带来的亏损。没有哪一个专业赌徒想做到只赢不输的,他知道要想最终赢钱,亏损是必不可少的。只有亏损才能带来盈利,这是赌场的游戏规则,也同样是市场的游戏规则。违反这个游戏规则的人,最终的结果就是被踢出这个游戏。
  • 决定赌博最终结果的是概率,那么,决定交易最终结果的肯定也同样是概率了。想通了这一点,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交易系统来进行交易?以下是我的看法:

既然知道交易的最终结果取决于概率,我们首先要做的自然是设法知道这个概率。如果你连自己在市场上获取利润的概率是多少都不知道,那奉劝你还是早日离开市场为妙。要知道这个概率,你就必须采用同样的衡量标准才有意义。想知道抛硬币出现正反面的概率,你就得不断地抛同一枚硬币,这样得出的数据才有意义。你一会儿抛1元硬币,一会儿抛10元硬币,然后去统计出现正反面的概率,你觉得有意义吗?但很多交易者就在做这样的事情。始终采用同一个交易系统,意义就和抛同一枚硬币相类似。

我们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采用这个交易系统,以便知道它和概率相关的一些数据。你采用历史数据也可以,但采用历史数据来测算交易系统的概率数据时,最后不要涉及那些技术指标,因为正在形成中的技术指标和已经成为历史数据的技术指标之间,差别实在是太大了。成为历史数据的指标,是多少就是多少,而正在形成的技术指标,是随着市价的变动在不断变动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依赖技术指标进出市场的法则,在进行历史数据测试时堪称完美,但一经实用,效果就大打折扣的主要原因。我认为要采用历史数据进行测算的交易系统,交易信号最好只采用收盘价,K线形态,最多加上均线系统。

至于交易系统采用什么时间框架,就随个人喜好了,不必强求。测算交易系统要尽量采用所有的交易信号,在此过程中一定不要自欺欺人,因为你以后的投机决策将主要依靠它。测算的交易次数最少要达到100次,次数太少说明不了问题,交易单位为1口。你需要获得的数据包括:交易成功率,每次成功交易的平均盈利,每次失败交易的平均亏损,以及从总体上看每次交易的平均盈利或亏损,也就是每次交易期望值(具体可参看《Trade Your Way to Financial Freedomz》(通向财务自由之路)这本书,作者整本书实际上主要谈的就是概率)。每次交易的期望值是正数,则继续下去,如果是负数,则说明你的交易系统设置有问题,需要调整。

调整的第一要务:尽量减少每次失败交易的亏损,增加每次成功交易的盈利。不要去理会交易成功率的高低。如果无论怎样调整,该交易系统每次交易的期望值都无法变成正数,你就只能放弃它了。从现成的那些成熟交易系统选择也不错,不过,你仍然需要自行测试。对现成交易系统进行测算的主要目的,不是看它还有不有效,而是让你自己相信它的确有效,并对自己的长期可能盈利前景做到心中有数。

比方说,如果一个交易系统每次交易的期望值是5美元,就是说从长期来看,每次交易1口(mini口,10000美元)可以给你带来平均5美元的盈利。请注意,这只是一个平均值。怎样才能使你的实际交易结果充分接近这个平均值呢?概率论告诉我们,你的交易次数越多,实际交易结果就越接近平均值(也就是期望值)。这就是说在市场上活得越 久越好的道理所在。所谓“久赌必赢”,我觉得其意义就在于此。

概率论还告诉我们,概率并不是均匀分布的。以抛硬币为例,尽管出现任何一面的概率是50%,但并不是说每出现一次正面,就一定会出现一次反面,或者每10次里面,出现正面和反面的次数一定是5:5。概率告诉我们的只是一个平均数,一个重复很多次以后的平均数。在抛硬币的过程中,连续出现10次,甚至20次正面或反面都是可能的,而且可能性很大。

因此,作为一个投机者,如果想在市场长期生存下去,让期望值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移动,就必须学会止损,控制亏损。控制亏损的真正含义,就是为了应付不利情况连续出现的局面。打个比方,如果你的交易系统平均一个月发出40次交易信号,而你规定的最大亏损为20个点,那么,从理论上来说,你一个月可能出现的最大亏损是800美元,就是40次交易信号全部失败,而且每次失败交易的亏损都是最大值20个点。那么,你使用850美元来交易1口,基本上可以说是绝对安全的。

不过,要想找到一种100%失败的交易系统,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根据我的经验,连续20次交易信号失败出现的可能性就已经不是很大了,但连续十几次到是经常出现。强调轻仓交易的目的恐怕就在于此,为你今后反扑留下后备力量。我自己使用mini账户进行交易时候,是固定每500美元交易1mini口,盈利每增加500美元,再增加交易1mini口(不涉及增加仓位的操作)。也许资金利用效率不算高,但我知道,只有这样做,我才有可能长期生存下去。

我在网上也见过不少人谈概率,但大多是谈某一次操作可能成功的概率。而我理解的概率,是整个交易行为的概率,是总体的概率。不纠缠于某一次的交易,着重于整体的概率。概率论告诉我们,整体收益取决于每次交易的期望值和交易次数的乘积。也就是说,在每次交易的期望值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我的整体收益和交易次数成正比。

当然,有人会反驳说,你可以通过减少失败交易的次数,来达到提高期望值的目的,同样可以提高整体收益。这的确是理想的做法,但不切实际,我可以通过增加一些限制条件来减少亏损交易的次数,但我为此承担的风险是失去能带给我丰厚回报的交易,而这是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承担失败的交易,就是抓住可以获得巨大成功交易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其实,我进行每一次交易时,都很清楚:这次交易的成功率不会太高,因为我的整体交易成功率本来就不高,失败是正常的,成功是反常的。因此,当我接受每一次交易失败的可能性都要更大一些这个事实之后,我就会想方设法去控制亏损。每一次交易,我最关心的是尽可能少亏,少亏就是胜利。奇怪的是,一旦你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减少亏损之后,利润就不请自来了。

为什么要接受止损观念

我认为,接受止损这个观念是一个交易者,特别是普通交易者必须做到的。具体如何应用,可以因人而异,因时而异,但这个观念你必须接受。拒不接受止损这个观念,就是试图成为一个交易完人,一个百战百胜的神人。投机市场上有没有这样的人,绝对有。但如果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普通人,对这种人崇拜一下就可以了,千万别去学着做。神仙岂是人人可当的。

有的交易者拒绝止损,提出的理由看起来非常合理,那就是:别人赚的钱就是你止损的钱,所以不能止损,不能让别人赚走你的钱。记得在90年代初刚在国内接触股票交易的时候,我们这些散户朋友当中拒绝割肉的一大理由就是:绝不割肉,因为庄家赚的钱就是你割肉的钱。我记得当时在散户大厅发表这一宣言时,曾得到广大散户朋友们的热烈喝彩,至今还难以忘怀。从道理上来说,这个理由绝对正确。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道理上正确的事情,在现实世界却不大行得通。在这里,我不想重复那些强调止损的老生常谈,只想说说在我眼中,止损对整个市场正常运转的意义。

假设一下,如果人人都坚持不止损,而且大家都有足够的资金硬挺,投机市场会变成什么样?绝对是一潭死水!市场根本就无法运转下去。账面的利润可以让你精神愉悦,却无法帮助你在现实世界生存。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投机市场早就不存在了。因此,投机市场的游戏规则就是参与者必须止损,这样市场才能活跃起来,才有流动性。交易者既然进入这个市场,就必须接受这个游戏规则。投机市场内在的运转机制一定会对拒不止损的人进行无情的惩罚,因为这种行为对投机市场本身的健康产生了威胁。

在我看来,投机市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运转,早已形成了一套有效的内在机制来惩罚那些拒绝接受上述游戏规则的人,而且从目前来看,这套机制非常有效,其基本运行机制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拥有足够多的资金来支持他的硬挺行为。虽然不排除有那么几个漏网之鱼,但这种事情出现在普通人身上的概率,恐怕比中lotto还要小得多。作为一个有理智的普通人,硬要去选择小概率的事件,并不能证明你有多聪明,只能表明你的确很疯狂。

作为一个普通的投机者,应该无条件接受止损观念,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你进入投机市场,并在投机市场生存下去的前提条件。你进入市场的行为本身,就是答应了市场要求止损的游戏规则,作弊可以得逞一时,但很难得逞一世。你决绝止损,就是一种违约行为,遭到惩罚合情合理。

所以,在我看来,一个普通的投机者应该做出的理智选择,绝对不是拒绝止损,而是应该更聪明地止损,更快速地止损,设法让其他交易者止损的数目更大一些,止损的时间拖延得更久一些。在一个零和游戏中,参与者之间不是比谁更正确,而是比谁犯的错误更少,犯错误之后造成的损失更小。拒绝止损的人属于这场游戏的投机取巧之辈,绝大多数下场都会很惨。投机市场要想正常运转下去,必须剔除投机取巧之辈。迄今为止,投机市场对这个任务的执行可谓游刃有余,得心应手。总说要尊重市场,而拒绝止损就是对市场最大的不尊重!

我再次重申一次。止损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心理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因为它可以帮助你建立在投机市场上生存下去的信心。其实,投机本身也是一个心理问题。在我看来,所谓战胜自己就是克服投机给交易者带来的各种心理障碍。我在前面大谈概率论,并不是说概率就是投机市场内在的驱动力。概率只是我个人心中投机市场内在的驱动力。我的这种观点是否具备普遍性一点都不重要,也许它距离事情真相天差地远,但这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目的不是研究投机市场,不是探明真相。概率论能够帮助我在市场上生存下去,这就足够了。我只能用我自己理解的东西来解释投机市场。你也只能用你自己理解的东西来解释投机市场。

在我看来,投机市场就是一个江湖。在江湖上生存绝对不需要非得成为一个顶尖高手,但是,不管你在江湖上是什么身份,你都得对江湖有自己的理解,并且有相应的生存手段。你眼中的江湖是什么,它就是什么。你眼中的投机市场是什么,它就是什么。只要你的行为和你的理解不发生冲突,就可以了。你认为武功高强才可以在江湖上立足,你就去修炼武功;你认为人际关系是行走江湖的根本,你就去广结人缘;你认为投靠官府才是唯一出路,你就去投靠官府。你在江湖上做任何事,只要信念够强,坚持下去,总会有所成就。投机也是一样。你必须有一种支撑你在投机市场上生存下去的信念。我大谈概率,只是想告诉你,这是支撑我的信念。它能不能成为支撑你的信念,关键不是它是否真的有效,而是对你是否有效。

基本分析也好,技术分析也好,都有可取之处。你需要的就是这个可取之处。在投机市场上,任何方法都有可取之处,没有十全十美的万灵药。你喜欢追随趋势,就要一直追随趋势,在市场没有趋势的阶段,你就要接受这种操作方式给你带来的亏损。你喜欢区间交易,就要一直区间交易,同样也要接受趋势降临给你造成的痛苦。在具体操作中,只要你严格控制风险就可以了。不要试图在趋势市中追随趋势,在区间市中高抛低吸做差价。你难道不觉得这种想法太过完美,基本上没有实现的可能吗?(天才高手们例外)在这个世界上,要想得到就必须付出。在区间市忍受一再被假突破欺骗的痛苦,就是你享受追随趋势成功所带来快乐的代价。你唯一能够做的,唯一能够完全由自己做主的,就是在犯错误后尽快纠正,尽量减少错误带来的亏损。既然这是你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去尽量把它做好呢?

我在网上经常看到有人拿出自己的交易记录,显示交易成功率高达90%,甚至100%。这的确令人羡慕!我也相信其中有些的确是真的。但我做不到(恐怕这辈子也做不到),我相信大多数交易者也做不到。

我想在这里透露一下我在今年上半年的交易业绩(按照1 mini口计算):总交易次数:305;总交易成功率:30%;平均每次交易盈利:4.79美元。看出我的交易成功率有多低了吗?这还是平均数,我最差的一个月,交易成功率只有17%(当月平均每口亏损33美元)。刚刚过去的7月份,交易成功率也只有20%左右,平均每口亏损122美元。即使如此低的交易成功率(反正你们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到底在哪)而且平均每次成功交易的盈利也刚刚超过30美元,但我仍然能在总体上实现盈利,我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平均每次亏损很低,只有不到8美元。明白了我的意思吗?我交易成功率很低(低到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平均每次成功交易的盈利也不算高(最多一次127美元,最少一次26美元,平均数只有区区35美元),但我平均每500美元的本金,在今年头7个月赚取了1460美元的盈利。

尽管在高手们眼中不值一提,但我相当满足。平均每次交易盈利4.79美元,和我开始采用该方法交易前,通过对历史数据进行测算得出的结果越来越接近,这更坚定了我采用概率论指导操作的信心。信心问题解决了,你就能更自如得进出市场,我认为这一点至关重要。总是迟迟疑疑,担心这担心那,分析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不解决信心问题,你就会总是等待所谓的最佳进场时机,要知道,最佳的进场时机不是分析出来,也不是等来的,而是不断尝试试出来的。你心中有数,就敢去尝试,心中无数,即使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仍然会萎萎缩缩。“再等等,再看看”,如果你经常对自己这样说,就说明你的心理障碍还没有解决。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详细谈谈我对具体如何克服心理障碍的看法。

接下去准备具体谈谈我对止损技术具体应用的一些看法。在此先说说我心目中止损应用最重要的地方:不要被动等着止损被触发,要积极主动止损。下单同时设定的止损位是你可以接受的最大亏损,尽量在它被触发前采取行动。以我个人为例,我能够接受的最大亏损是20点(包括点差在内),但我很少让它被触发,除非刚进场走势就马上对我不利,在我做出反应前就把我的止损位击穿(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不少,再次说明我的技术分析功底有够烂)。每次建仓不成功的时候,只要能在预设止损位被触发前退出来,我就非常高兴。

用文字整理自己的操作思路,从中受益最大的其实是自己。我会坚持下去。

总算可以接受止损了,以为问题就此解决,没想到遇到的问题更大。几乎每一个从拒绝止损到接受止损的交易者,都会遇到这个问题。有许多人甚至因此又放弃了止损,走回了拒绝止损的老路。拒绝止损,在震荡市中似乎是非常有效,无论我在什么价位入场,无论我是买还是卖,只要我能够坚持下来(仓位不太重),我总能够获利。而市场在几乎80%的时间里,走势都属于或大或小的震荡市。一个习惯了在震荡市中获利的交易者,有足够的理由嘲笑止损。但问题是,趋势市场迟早要来,也许是一个月以后,也许是半年以后,也许是1年以后。而一般来说,震荡时间越久,随后出现的趋势就会越强,强到绝对可以把拒绝止损者在此前震荡市中的收益全部拿走,还要加上利息。

我刚开始选择止损位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如何给市场足够的活动空间,以确保自己的止损不被触及。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止损的范围可以越来越大,最后甚至大到失去理智的地步。我就曾经这样,采用小时图作为进出市场的依据,为了保险,参考周线图上的支撑和压力来设定止损。这样做,我的止损被触及的概率的确小多了,而实际上,这只是一种对止损的变相拒绝。

常常看到一些明显是依据小时图进出的外汇交易者,设定的止损位动辄50点,甚至100多点。在小时图上,这都可以算是一段很强的趋势了。至于依据日图,甚至周图来操作,没有一定级数的资金,我认为没有太大的意义。只有几千,几万操作资金的普通投资者,依据日图或周图来操作,资金利用率低,相对风险大。当然,这只是我的理解,不正确的概率更大一些。

设定宽范围止损的交易者有一个理由,就是他准备做长线交易。正如交易所的幽灵所说,交易本身没有什么长线和短线之分,只有持仓时间的长短之分。好的仓位持有100年也不嫌长,不好的交易持有1分钟也不算短。在任何一次交易前,预设持仓时间,预设盈利目标,我认为都是不太客观的做法。有了预设,我就会希望市场按照我的预计走,对市场走势产生希望,你必然就不会客观的看市场。决定持仓时间和盈利目标的,不是我,而是市场。在交易前,我能够预设的,还是那句老话:是我能够亏多少。

我的经验(我依据小时图交易),进入交易后,一般1小时左右就可以基本判定仓位的好坏了。该涨该跌,这个时候都会有所动作,否则的话,走势有很大的可能走向你所建仓位的对立面,最起码走势会停滞下来。这个时候,如果走势没有证明你建仓的理由,你就应该选择退出,不论账面上是盈是亏。这一点是从幽灵那儿学来的,我觉得相当好用,帮助我大幅降低了犯错误带来的亏损。

我对止损位置的设定,主要有两个标准,第一,绝对不能超过我定下的最大亏损(20点),第二,符合我对所追求走势历史数据统计得出的特点。这句话有点拗口。简单一点说,交易系统的依据,是一种获利模式。这种获利模式的选择因人而异。我选择的获利模式,是成功率较低,但一旦成功,则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带来较大回报(100点以上的走势)。

确定获利模式之后,就到历史数据当中去把符合条件的全部找出来,然后统计他们共同具有的特征(只关心共性,不关心差异性)。比方说,在我的获利模式中,符合条件的走势都有这样一个共性:出现突破的那根K线(收盘价超过前面多少根K线的最高价),几乎100%不会被随后出现的回撤完全吞没。换句话说,也就是只要突破K线被随后的回撤吞没,符合我的获利模式的走势,出现的概率就会相当小。

在这种情况下,我如何确定止损位置呢?显然是突破K线下放一个价位了。我每次交易的预设止损位就是这么来的。首先看突破K线最低(或最高)价下一个价位是多少,小于20点就采用,大于20点,仍然以20点为准。

我前面说过,我一般不会允许自己预设的止损位被触及。在我的获利模式中,符合条件的走势还有另外一个共性:向突破方向的持续走势,也是几乎100%出现在突破后1个小时以内。所以我采用1个小时的标准来判定仓位的好坏。1小时没有持续动作,管它盈亏,退出再说。很简单吧?真的很简单。我的交易系统发出的进出信号,只依据相邻两条K线组合,两条均线,以及两条确定一定范围内最高价和最低价的平行线。就这么多,没有其他任何的技术指标。那两条均线的周期?一个5,一个18,选择它们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就是冲个好彩头。至于交易系统的进出信号,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太简单了,我怕说出来惹人笑话。

简单来说,我这样建立自己的交易系统:

  • 选择一种你喜欢的获利模式(只需要一种,太多了麻烦);
  • 在历史数据中寻找所有符合条件的走势,并统计它们共同具有的特点,特点越鲜明越好;
  • 依据统计出来的共性来决定进出信号如何触发,即该何时建仓,何时退出不成功的仓位,何时退出成功的仓位等等;
  • 交易系统尽量简单。简单到什么地步?一个完完全全的门外汉也可以按照它来进行操作,而且不会太走样。

交易系统应该随着市场的改变做出相应的调整。市场是由人组成的,市场参与者的不断变化,决定了市场也会随着发生变化。所以,没有一成不变的方法,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交易系统。不过,过分优化的事好像没有太大意义。太多的限制条件会让操作者无所适从。

另外,透露一些我对止损进行统计的数据,不知道是否具有共性。我把每次交易的最大损失限定在20点,实际上,我平均每次交易的真正损失基本上没有超过10点。今年头7个月一直稳定在8点左右。《Trade Your Way to Financial Freedom》这本书的作者在书中也提到过这个发现,即实际亏损大约等于你预期最大亏损的一半。那我把最大损失限定在10点,实际损失不是可以下降到5点左右了?

我感觉,Trade Your Way to Financial Freedom这本书的作者学术气比较强,他既然在书中提到了实际亏损大约相当于预先设定最大亏损的一半,肯定有大量的统计数据为依据。而我自己的实际操作结果,也基本验证了这一点。我认为应该不会是巧合。因此想看看其他交易者的操作结果是不是也呈现这种规律。如果是,我想进一步降低每次失败交易的亏损,是不是需要从降低预设最大亏损这方面入手呢?

“实际亏损大约相当于预先设定最大亏损的一半”这个结论,是不是对所有严格依据某一种交易系统进行操作的交易者都有效呢?

我的想法是,大家与其在具体操作方式上进行交流,不如在交易结果的统计数据上进行交流。通过对来自实践的统计数据进行分析,也许更能发现一些具有共性的特点。我觉得,普通交易者和机构交易者相比,最大的劣势不是资金小,信息来源少,获得信息的速度慢,或者交易跑道不畅,交易手续费高等,而是缺乏大量来自实际交易的宝贵数据。对1千次交易结果进行统计,得出的数据可能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对1万次以上的交易结果进行统计,得出的数据应该能揭示出某些带有一定规律性的东西。

关于止损就说这么多了。随着经验的累计,今后对止损具体应用肯定会和现在不同,但有一点儿我是肯定的,我始终只会选择犯错误后损失更小的止损方式,而不是相反。止损只能帮助我在市场生存得更久一点,想实现进入市场投机的初衷,我必须实现盈利。

一个完整的交易系统,当然应该包括如何退出有盈利的仓位。我退出盈利仓位的前提条件也不多,具体的不想多谈,而且也在不断调整之中。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如果做多(或做空),在短期头部(底部)形成之前,我绝对不会退出盈利的仓位,去搞什么主观的止赢这种我自认为很无聊的事情。我对盈利目标基本上没有一个事先设定的具体数字,当然,在达到一个的数字之后,我会提高警惕,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的交易系统发出退出信号的概率会变大。

对于如何判断短期顶部(或底部),每个交易者都有自己的标准,没有必要强求一致。不过,这些标准不应该是主观臆断出来,同样需要经过历史数据的检测,并在交易实践中进行调整。我自己判断的标准很简单,最主要的一条是:反方向突破前一个高(低)点。这里的前一个高(低)点是最近一定范围内出现的,而且,必须和最后的新高(低)点有明显的区别,也就是说,应该是一段时间之前创下的,是当时那个时段的新高(低)。连续几根K线不断创下的新高(低)不算。具体请参考《Street Smarts-High Probability Short Term Trading Strategiesz》(街头智慧高概率的短期交易策略)这本书。

我对这本书介绍的短线交易方式不感兴趣,因为不符合我的交易理念,但我觉得书中介绍的一些定量分析有很大的参考价值。以上升为例,如果创下新高之后,向下跌破前期高点,创新高这轮升势属于失败突破的概率会相当大,大到足以让我相信这种情况值得纳入我的交易系统。一般只有在满足这一条之后,我才采用其他标准,来判断是否应该退出盈利的交易。总而言之,我每次都要等到小时图上一轮走势明显的高(低)点基本形成之后,才开始考虑退出。

我认为,总是过早退出有盈利的仓位,其实也不是什么技术上的问题,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理方面的问题。很多交易者都清楚明白这一点,但却总是无法克服。我就来谈谈我是怎样克服这一心理障碍的。说出来可能会很好笑,但它的确帮助我基本上解决了总是无法做到“让利润奔跑”的心理障碍。具体让利润奔跑多少不是关键,只要心理问题解决了,我采用小时图交易,可以让利润在小时图上奔跑1百多点。如果以后我可以支配的资金量大到一定级数,我也可以让利润在日图上奔跑1千多点,在周图上奔跑1万多点。具体操作手法可以千变万化,但对操作者心理上的要求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差别。

在我看来,贪婪并不是导致我原来总是过早退出有盈利仓位的主要原因。我没有具备让利润奔跑的心理素质的主要原因,是让自己始终处在市场旁观者的位置上,而没有在实际操作中真正做到和市场同呼吸,共命运。

接下来继续谈谈我是如何解决阻止“让利润奔跑”的心理障碍。接受了止损,要想最终实现盈利,必须同时让利润奔跑起来,否则的话,我最多也只能做到盈亏平衡。其实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总是无法做到。我以前就是这样,每次只要账面上出现浮动盈利,就总有一种尽快兑现的欲望,生怕这些盈利会飞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后来发现,主要原因是我对待这些盈利的态度存在很大的问题。

市场是由参与其中的人所组成。没有人喜欢死气沉沉的走势,那也意味着市场也不喜欢死气沉沉。市场总在寻求突破,这是由参与者的心理状态所决定的。在我看来,市场的每一次突破企图都是真实的,只是效果不同罢了。因此,我眼中的突破只有成功或失败的突破,没有所谓真假的突破。因此,要做到真正和市场同呼吸,共命运,我就得参与每一次突破的尝试,不管它是向上还是向下突破。不断的尝试,最终总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这个时候,你就会这样想:我的尝试成功了。

当然,这只不过是一种心理暗示,尽管你对市场最终选择突破方向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但你会有一种参与其中的感觉。人在努力成功之后,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回报!足以弥补我在努力时所付出的回报。为什么每一次成功的突破后,都会出现酣畅淋漓的走势?不正是因为成功的一方在向失败的一方要求补偿吗?市场走势的确定,主要是大资金之间的搏杀,但再大的资金,操作它的仍然是人,这些人的心理活动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

参与其中的感觉会让你对盈利的获得理直气壮,因为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没有这种反复尝试的过程,我就不会拥有这种心理状态。我在突破走势确定后再进入市场,不仅损失了一段利润(往往是最可观的一段),而且,我会有一种捡到便宜的想法。捡便宜的人会如何对待自己得到的东西?当然是管它多少,有赚就行了。一般人的心理都是这样,对那些不是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态度都会比较随便。

明白我的意思没有?我参与每一次市场突破的尝试,突破成功以后给我带来的盈利,被我看成是尝试成功的报偿。这个报偿是市场给我的,因为我帮市场确定了突破的方向(当然绝对是自欺欺人)。因此,我对待这种报偿的态度是理直气壮,而且是越多越好。我不是小偷,不是从市场偷取盈利。我不是一个坐享其成的旁观者,一点盈利根本满足不了我的胃口。每一次成功的突破之前,我都经历过次数不少的失败,一旦成功,我就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这种时候,我怎么愿意轻易离开我好不容易“帮助”确立下来,对我有利的趋势呢?

这也是小资金普通投机者所特有的优势。我可以随时进行多空转换,而大资金则只能认准一个方向。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战争片中的群众演员。多方进攻,我跟随多方摇旗呐喊,一旦多方攻势停滞,空方展开反击,我立刻加入空方阵营,为空方加油助威。无论一场战斗最终的胜利者是谁,我都是参与者。而一个参与者的心理状态,会和一个旁观者截然不同。我在不断尝试中因为止损造成的损失,只不过是我加入任何一方阵营的门票。当然,在多空不断变化的过程中,我不会死心塌地加入任何一方。

如何加入突破尝试,如何尽快退出不成功的突破尝试(不成功并不意味着失败),如何尽量减少不成功的突破给我造成的损失,这些都是细节问题,都需要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具体确定。在这里我不会多谈。交易者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什么地方?我觉得就应该用在解决上述细节问题上。

让利润奔跑起来,对我来说就好像毒品一样,每次成功都让我乐在其中。不信你自己去尝试一次。现在,让利润奔跑起来,不仅是我实现最终盈利的保障,而且已经成为我精神上的一种需要。

不要怕犯错。交易中的错误不仅不可能避免,而且次数绝对会超过正确的次数。在市场选择突破方向的时候,要多去尝试。正确的交易不是等来的,也不是依靠什么秘技预测出来的,而是不断试出来的。市场本身在不断尝试,我自己也不断去尝试,这算不算和市场同呼吸,共命运呢?我认为应该算。

本篇文章来源网络,真实交易者的表述。汇商传媒做文字编辑和校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希望给各位交易者带来平凡的民间交易者的所感所悟,如您有自己的交易故事想告诉我们,欢迎后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