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机器主导的交易市场—揭开高频交易

外汇 教育

请先思考一下,你所认识的“高频交易”在大脑里是个什么样的概念?速度、频率、策略还是隐秘性?

究竟什么是“高频交易(HFT)”?或许久经沙场的交易老将也难以赋予它一个具体的定义。即便是美国证监会(SEC)也只是泛泛地给予它几个特征描述,比如平均持仓极短、超高速下单以及大量发送和取消委托订单等。

另外,不知你发现没有,高频交易公司的重要人物都保持低调,尽量让自己不出现在镁光灯下,同时很少高频交易公司会公开交易业绩。这或许是其被称为“隐秘性”的原因吧。

高频交易的起源是怎样的呢?让我们先简单了解下历程:

  • 17世纪——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功跨越国界在同一类证券价格上进行套利,他们使用信鸽传递消息,因此总是先于竞争对手。
  • 1983年——彭博(Bloomberg)获得美林证券公司(Merrill Lynch)3000万美元投资,建立了首个计算机系统,以向华尔街金融公司提供实时市场数据、金融运算和分析。
  • 1998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给予电子交易所授权,这一步为执行速度是人工速度1000倍以上的计算机化高频交易服务铺平了道路。
  • 二十一世纪交替之初——高频交易已经达到数秒执行时间,到2010年时,这个速度已经下降到毫秒和微妙,2012年达到纳秒。
  • 2010年美股闪电崩盘——2010年3月6日,价值41亿美元的电子交易引发了金融市场的闪电崩盘,道琼斯指数在单个交易日内狂跌1,000点,市值蒸发近1万亿美元。在市场走上恢复道路之前,市场依然能出现5分钟暴跌600点的情况。SEC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认为HFT公司在这次崩盘中应负主要责任。
  • 2011年——纳秒交易技术推出:一家名为Fixnetix的公司研发出微芯片,使得交易执行速度达到纳秒。(1纳秒=0.000000001秒)
  • 2012年——高频交易在美国股票交易中达到约70%的比例。
  • 2012年——很多IT公司开始在HFT技术上投资数百万美元。一个特别为HFT推出的新电脑芯片使执行速度提高到.000000074秒;而一个价值3亿美元、横跨大西洋的电缆线项目正在建设中,目的仅是为了将纽约和伦敦之间的交易时间减少0.006秒。
  • 2013年——在2010年的闪电崩盘后,经济学家就一直对高频交易的风险性争执不休。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Michael Spence认为,高频交易理应被禁止。

高频交易公司分类

高频交易公司会通过多种策略来交易,直至盈利。这些策略包括不同形式的套利,比如波动性套利、统计套利等,也有全球微观策略、做多/空股票、做市等等策略。

而交易的执行非常依赖电脑软件、数据处理的高速,将交易中的延迟降到最低。

如大多数人知,高频交易公司通常使用的是私人资金、私人技术和私人策略来实现盈利。要剖析高频交易,我们有必要先了解更多高频交易公司的类型、它们极大盈利所使用的策略。

大体上可以将高频交易公司划分为3大类:

  • 最常见、也是数量最多的一种高频交易公司是独立的自营公司。自营交易公司使用的资金来自公司本身,而非客户的资金。因此,交易盈利也属于公司,而不是外部客户。
  • 一些高频交易公司是经纪交易公司的一部分。我们会听说一些经纪交易公司设有自营交易平台,这就是执行高频交易的地方。这个部门的业务也通常和母公司的常规业务,它不对外开放。不过,美国2010年出台的“沃尔克法则”禁止投行设立自营交易平台或者进行此类风投基金投资,所以美国大型银行都逐步关闭了高频交易业务。
  • 最后,是我们最熟悉的对冲基金。对冲基金的主要目标是捕捉证券等不同资产类别报价的漏洞来进行套利操作。

高频交易公司如何盈利?

自营交易员使用的策略非常多,有些的策略很普遍,还有一些则备受争议。

高频交易公司从买卖双方进行交易。它们买入的同时,也会在高于现行市价水平设置限价单卖出,在低于现行市价水平买入。买入和卖出之间的价差就是它们的盈利。因此,这些公司青睐做市模式,以更好的从买卖差价中获利。这类交易是通过在高速运行电脑上使用算法交易来执行。

高频交易公司的另一收入来源就是为电子通讯网络(ECN)和交易所提供流动性来获取报酬。HFT公司扮演着做市商的角色,它们提供买卖差价及部分流动性。

高频交易公司也会寻找不同交易所的证券、外汇等资产类别的差价。这类套利交易也叫统计套利,自营交易员在不同的交易所寻找不一致的价格。通过超高速的交易行为,他们能够利用极小的市场波动盈利而甚少引起注意。

高频交易公司还会利用造势来盈利。HFT公司刻意大量进行某种股票的交易,以此吸引到其它算法交易者来交易这种股票。这种“人为制造”的价格波动很快就会恢复原本的状态,而HFT公司就会在价格波动前建仓,在趋势回落前出场,以此获得盈利。

为什么说高频交易提高了流动性?

外汇交易者必须考虑货币对交易的买卖点差,这是他们交易的成本之一。一种潜在资产的波动性越大,点差就越大。而高频交易系统不断提供流动性,减小了点差,因此也就降低了滑点的可能性、以及交易者的成本。

如果说流动性是交易质量的保证,那么滑点就是交易者必须考虑的成本和风险因素。滑点就是你交易标的出现的价格变动。即便是在流动性高的主要货币对(比如美元/日元)中,滑点也是存在的,而次要货币对和稀有货币对(或者是比较冷门的货币对,相对流动性不足)的滑点相对更多。就交易时段来说,流动性较低的时段,滑点就越多。

大多数交易者都从高流动性中获利。但是这种获利依然是要需要代价的。在高流动性的外汇市场,这个代价就是有很多交易者正从创造这种流动性中获利。高频交易者提供了流动性,但是同时他们也从交易者身上带走了盈利。

此外,交易所也需要流动性来保证交易的执行,因此它们对高频交易者是有需求的。双方的合作可以说是共赢。

高频交易对外汇市场有消极影响?

高频算法交易不断使用策略进行大量频繁的交易。一个零售交易者如果尝试用自己的套利策略,就会发现它很难真正带来盈利。

只要有人在某一价格买入一种货币对,都可能会改变你交易的入场价。高频交易者通过算法发现价差,他们的出现无疑也会让交易者的买卖价改变。

另外,高频交易的高速执行也带来消极影响。比如2016年10月7日英镑闪崩事件。当时英镑两分钟内跌幅达6.1%。行业人士认为,这是“流氓”算法交易引发的大规模抛售……当时很多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上不断唱衰英国脱欧,电脑算法将这当成了卖出英镑的信号。一旦英镑有走低的趋势,更多高频交易者就会加入,强化了这种趋势,最终形成短时间内强势的卖空压力。

另外,比如2019年1月3日,外汇市场发生了一次不寻常的波动。亚洲开市后的几分钟内,美元兑日元突然暴跌,甚至一度超过400点。业界很难对导致这次1月3日的“闪崩”事件的因素下确定的结论,部分是因为外汇市场交易活动是通过很多不同的平台在进行。但是,不难发现里面的关键因素推动或者加剧了这次事件的发生,其中就包括高频算法交易在低流动性环境下放大了这次的“闪崩”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