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澳洲外汇经纪商游说ASIC为“特殊客户”提供最高200倍杠杆

外汇 政策 汇商

今年8月,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出台征询意见,禁止金融机构向散户投资者发行和分销二元期权和差价合约(CFD)。这一改革措施遭到了行业的反对。澳大利亚差价合约和外汇协会表示,ASIC对价值11.5万亿澳元的差价合约和二元期权市场的禁令会增加本地投资者的交易风险。

据一位消息人士向汇商传媒(Forexpress)透露,澳大利亚的差价合约及外汇经纪商稍早曾游说ASIC,为那些经验丰富的投资者提供一个稍微宽松的杠杆比例,并认为100-200倍较为公平,而非一下子将降至10-20倍。

这个提议有点类似已夭折的塞浦路斯证券与交易委员会(CySEC)早前提出的“分层级监管政策”,即根据零售客户的交易经验、产品波动性、风险偏好以及风险承受力等不同情况,来设定不同交易杠杆比例。不过,鉴于欧盟ESMA的压力,CySEC最终放弃了这一架构蓝图。

这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对汇商传媒表示,澳洲本土的差价合约(CFD)与零售外汇业者正在试图游说ASIC创建一个受监管的“有经验的”散户类别。“我们非常支持ASIC引入杠杆上限机制,但100-200倍似乎更为公平。”

“我们正在与ASIC进行交流,以介绍一种新型的零售交易者类别,该种类别能够更好地了解市场及其风险。我们那些从事差价合约交易多年的客户对10-20倍交易杠杆感到不满意。”

不过,这位消息人士也表示,截止目前,ASIC并没有就是否引入新的投资者类别给予经纪商任何回应。

今年8月份,ASIC宣布将禁止向零售客户发行和分销二元期权和差价合约,因为它们是“高度投机性产品”,极有可能导致重大损失。ASIC警告说,场外交易的二元期权具有“固有的结构设计缺陷”,“令人困惑”,其特征“类似于赌博”。

毫无疑问,ASIC此举将打击IG Markets,Plus500,CMC Markets,IC Markets和Interactive Brokers等衍生品经纪商的澳洲业务。Saxo Capital Markets Australia和Pepperstone等在线外汇交易公司也将受到此举的影响。

也因此,ASIC的这一举措遭致整个行业的强烈反对,ASIC新规前景充满不确定性。(详见《ASIC拟下调杠杆至10倍,澳洲外汇协会强烈反对,4亿澳元税收不要啦?》一文)

ASIC表示,65家澳大利亚持牌经纪商拥有100万客户,其中83%为海外客户。中国客户占客户总数的21%,是这个市场中最大的海外客户群体。

另外,12月16日,ASIC公布的一份有关牌照与注册申请的报告显示,2018年7月-2019年6月,ASIC牌照数量出现史上首次减少情况,其中原因包括ASIC撤销、吊销以及持牌公司主动申请撤销。这或许说明,随着监管政策的收紧,ASIC牌照吸引力越来越弱。

ASIC年度牌照申请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