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国第一代操盘手,外汇交易先后盈利上亿元,可惜英年早逝!

外汇 教育

弓伟,中国第一批期货操盘高手,90年代曾以人工高频交易叱咤于绿豆合约、橡胶合约;曾于2007年获得福汇外汇实盘大赛冠军,2008年获得CMC外汇实盘大赛中国冠军;2008年孤身一人转战芝加哥、纽约,任职于著名海外对冲基金公司,从事外汇交易,先后盈利上亿元,声震海外交易所;2014年,通过招商基金发行全球对冲基金,成为通过基金QDII通道进行跨境交易的先行者。

他是中国第一批期货操盘高手,曾于2007年获得福汇集团(FXCM)外汇实盘大赛冠军,2008年获得CMC Markets外汇实盘大赛中国冠军。据说,葛卫东见到他都自称小葛。

不幸的是天妒英才,弓伟因交易积劳成疾,于2014年8月25日晚7时因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享年43岁!“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弓伟穷其一生专注于交易的研究和实践,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下面是期货资管网对弓伟的专访,现在读来,仍可一窥他充满智慧和哲理的交易心得。

问:您怎么看待期货(外汇)资管的发展?

弓伟:资管行业就应该是什么呢?我们小时候,北方人老讲有“好孩子”、“坏孩子”,如果说这条街有一个坏孩子,何谓坏孩子?坏孩子就是爱惹事的,爱打架的孩子。如果突然从外面来一个外乡人,要偷东西,抢东西,要欺负人的时候,那么谁来出面去跟他去打?一定是强者去打,其他小孩一看,打不过外乡人,就不去了。那个最强的就说:这一条街我长的最高最壮,都知道我是一个坏孩子,有坏人来的时候,理应我去跟他打,要不然其他人肯定打不过。其他小孩子是帮不上忙的,但是他们又天然的认为,坏孩子理应比他们强才去干这件事情,那他们需不需要指挥坏孩子?

一个“坏孩子”他打架打的多了,真的遇到坏人的时候,就得他去对付这个坏人。资管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两种模式:第一种,要么你会挣钱,你想帮别人挣钱。别人只要你这个结果,至于你能讲的怎么样,那是不重要。第二种人挣钱并比别人来的快,但是想通过这个行业来就业,想让客户认为他比客户要做的好。其实每一个行业都应该是这样,归根结底就是怎么选择的问题。

我也觉得不可能通过交谈去跟客户说清楚我怎么挣钱。用到一个比较笨的办法,就是“信任度”。比如我长到18岁了,身体长的还可以,想让别人承认我是一个发育良好的孩子,就没事就去惹事。

北方人有一个逻辑,小孩之间打架,随便打,一旦有老头、老太太过来一说,回家吃饭,大伙就立马散去回家了。

你可以展示你的能力,但目的是去“打坏人”。我们小时候经常会有20岁左右的年轻人,警察都管不了的,正跟人打的厉害,一老太太拄着拐杖过来,准备去敲,就不打了,到此为止。老太太吓唬小孩的目的,是为了让街坊邻居都过的好,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后来我觉得,你如果有一个赚钱的能力了,基金行业是让人去管钱,你去管理基金,到底是跟客户讲清楚你怎么赚钱,让别人跟你学,不见得你是一个好老师。最直接的做法是,把基金的钱管好,把风控控制住,有可能就多赚点钱。

老家的小孩子们长大了之后,我回去问他们:你小时候为什么那么爱打架?他说没有,只是习惯了。最开始是不想被人欺负,后来是不想别人欺负我们家邻居,再后来别人都认为我能打架,所以只要打架,别人就来叫我,我就习惯了。现在我才知道打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那个时候处于发育阶段,发育阶段比的是谁比较能打。最终有一天比的是谁足够的让人接受你是那个想保护一方平安的人,所谓的聪明要回到厚道上来。

我们现在做交易,所有的交易逻辑,怎么能想通,怎么能想对,要想对就先得跟整个大逻辑合拍。

问:听说您外盘操作的都非常好,您跟我们介绍下。

弓伟:以前我都自己做,不用跟外界宣传,只要自己知道就行。去年是因为要考虑发行公开产品,所以找了一个人专门来统计业绩,太久远的业绩没有太大的意义。最近,我们的做法是,比如明天要见客户,就会把这几个月的业绩拿出来谈,再笨一点的方法,我在香港开一个账户,给客户安装一个软件,只能看不能买卖,看看钱是怎么赚的,风险怎么控制的,一个月后统计有40%的收益。

由于近期我们在海外的对冲产品要发行,有几个机构认为,我们过去的业绩和他们在市场上听到的的业绩相差太远。那我们想一个再笨一点的办法,我们和期货公司约好见面的前一个晚上,我就开始做单,第二天把结算单拿出来,就能看出来多少金额的情况下,我们使用了多大的杠杆,能做多少交易量,风险和收益比是多少。

问:您是如何理解交易的?主要选择什么样的品种来交易?

弓伟:市场本身就是不确定的,确定的就去挣这个钱,不确定的不要理他。不需关心市场上所有的事情。做交易无非是要帮客户赚钱,一次一次的证明,你说的和过去的都不代表将来,越早的越不代表将来。老实说十几年前的成绩,市场一直都在变,可能有些品种早就不存在了。

我做海外的交易跟做国内的商品一样,先提高收益率,后扩大交易量。一般的品种都存在一个问题,收益率高了,再给你更多资金的时候,就不一定能持续高收益。

国内的品种,池子本身就这么大。只有海外的外汇品种和美国的指数,这些品种的池子就非常巨大。像一瞬间下去1000手单子,一手是10万美金,下1000手就是下了1亿美金,你拿一亿美金去全世界买任何东西,商品的价格就出现偏离了,而且还会给出一个错误的信号。你一买它就涨,导致你认为买对了。你一买完它就不涨,等价格下的时候,亏钱要想平仓,会发现越平价格就越跌。其实这个信号是错的。

只有外汇市场和美国的指数市场,会给人一个正确的反应。对的就对了,错的就是错的。市场跟你下的单没有关系,也不会有秋后算账。没做之前,是对的,做完之前,本来也对,比如有一个庄盯上你了,老反方向挤,直到把你挤出来,你平仓他就赚钱。但是在外汇市场,很难会有这种假设出现,连银行都做不到,就说明市场才公平。那最简单的道理,全世界不管是多大的机构,都是交易人为在想的东西。

我有时候经常开玩笑说,高盛这些大的投行机构,他们也是人在干,那个人如果只是从学校里找来,学历很好,干的时间不够长。如果交易员干到我们这个年纪,他们也许会自立门户。他没有干到我们这个年纪,他们所有的操作,很容易从一个动作就看出来他想干什么。

非农数据出的时候,有人问我晚上怎么判断,我说真不需要判断,所有人都非常恐惧非农数据,连美联储都判断不出来。我认为判断不出来的东西,就不需要判断,每次美联储出非农数据,都出乎所有的的人预料,因为从来就没有人猜对过。结果是有一批人使劲想有可能涨,又有另外一批人使劲想往下跌,冲的时候使劲往上冲,一分钟拉的非常多,接着一分钟跌的非常多。

正常人的交易逻辑都是:从各种教科书里面来的,对的时候留着,错的时候止损。

结局会是,对的时候,留住的人没有赚钱,错的时候,止损的人把钱亏完后没有单了。非农数据的时候,两头都是我们的单子,上的时候卖了,下来的时候买了,那一次晚上1000张单子,是平常的10倍的交易量,30%的的收益,两天就达到50%的收益。当然这是自己的账户可以这么来操作,别人的钱很难跟他解释。

所有人都希望听一个自己认为合理的东西,这个逻辑假设是不可能达成的结果,我怎么可能听得懂,如果我听了能跟你达成共识,一定是我先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那么假设我的观点跟你是不同的,你怎么可能让我听懂,让我接纳你的观点,除非你准备骗我。

比方说我们一起去旅游,你走了5公里,我走了2公里,我走的2公里是我看见过的风景,后面的3公里是我没有看见的风景,现在因为你走的比我远,我找你问问后面的风景如何。如果你想让我不舒服,你就讲我没有看见的3公里(多么的不好),我就会越听越觉得跟前面走过的2公里所见不同,我们俩就有无数的矛盾。如果你比较圆滑的话,你就会问我,走了多远?我说我走了2公里,你就紧跟着我走过的2公里风景跟我讲,然后我们就达成共识,你是一个好导游,下一次我就跟你走。

要让人听明白你讲的内容,这是一个伪命题。我们一般不去跟人家讲太多,比如我问你做什么,我就来跟你讲什么。我只要讲的在你的领域里面,大概我们能够达成共识,我们就比较容易交朋友。

问:您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您在这次比赛中的一些操作秘技,比如怎么分配资金,怎么管理风险,一直重仓出击吗?

弓伟:也没有什么秘技,资金分配主要是要把握好度,我不总是简单遵从一种资金分配模式,有较大把握的机会,我敢于重仓出击,而且严格限制持仓时间。

对于一般的交易机会,我会把杠杆比例降下来。比赛刚刚开始的时候,市场连续几天都出现明确的突破行情,我在这些交易上都是重仓出击,但走过一段时间以后,还是要把杠杆比例降下来。

我认为交易的风险来自两个方面:杠杆比例与持仓时间这两个因素,它们是乘数的关系。很多时候,我们做出的判断在特定条件下是准确的,但是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随着持仓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多新的因素会插入进来,干扰我们判断的结果,所以在我的策略中,我会有意识地缩短持仓时间来规避不确定性对我的影响。此外,我遵从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并非每一次可能的交易机会都会让我不放手,“放弃”有时候意味着更多选择的机会。

问:那您认为一个合格的交易者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特质呢?或者说您认可的交易者的素质是什么样的?

弓伟:关于这个话题,我不觉得我能讲得很全面,但是我还是愿意跟大家共同探讨。我认为第一条是:要懂得尊重市场,学会与市场进行信息的互换,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市场。这是首要的也是必须的。

有很多朋友问我对市场的看法,明天黄金会怎么样?欧元会怎么走?我通常都回答:“我不知道!”,这并不是我有意藏宝,而是真真正正地不知道。我不预测不仅因为市场不可能预测到每一步,更因为预测只能让交易者失掉客观性,失掉平常心。

我遇到很多交易者都会因为预测市场,为了捍卫自己的面子而失掉灵活心态,最后遭受亏损。这些见证时时提醒我停止预测,等待答案的出现。我们常讲的顺势交易也是建立在心中没有主观定式的基础之上,一旦你有了对走势的主观预期,那么无论交易计划还是止损控制都难以保证正确执行。

第二就是充分准备,就像我们做学生时老师跟我讲的,一次测验的超常发挥,往往是我们对这门课程所做的考试准备已经非常充分了,而非能力突然提升所致。这在交易中同样适用,多变的市场中,如果交易者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都了然于胸,自然也就会取得骄人的业绩了,我喜欢交易也是因为它给了我不断学习的机会。

第三就是对取舍的正确认识。无论交易机会还是分析方法,对于交易而言,他们的选择都非常重要。从辩证的角度来看,当你从100个当中选择1个的时候,就是放弃其它99个,因而我看待选择,不选才是更多的选择。懂得尊重市场,能够做好充分准备,正确看待取舍关系的人,就可以看作是一个合格的交易者。

杠杆比例与持仓时间是乘数关系

关于交易的风险,弓伟认为主要来自两个方面:杠杆比例与持仓时间这两个因素,它们是乘数的关系。很多时候,我们做出的判断在特定条件下是准确的,但是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随着持仓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多新的因素会插入进来,干扰我们判断的结果,所以在弓伟的策略中,他会有意识地缩短持仓时间来规避不确定性对他的影响。此外,他遵从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并非每一次可能的交易机会都会让我不放手,“放弃”有时候意味着更多选择的机会。

弓伟认为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交易员,要遵守三条原则,第一,要要懂得尊重市场,学会与市场进行信息的互换,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市场。这是首要的也是必须的;第二,充分准备,就像我们做学生时老师跟我讲的,一次测验的超常发挥,往往是我们对这门课程所做的考试准备已经非常充分了,而非能力突然提升所致。这在交易中同样适用,多变的市场中,如果交易者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都了然于胸,自然也就会取得骄人的业绩了,我喜欢交易也是因为它给了我不断学习的机会;第三,对取舍的正确认识。无论交易机会还是分析方法,对于交易而言,他们的选择都非常重要。弓伟认为不选才是更多的选择。懂得尊重市场,能够做好充分准备,正确看待取舍关系的人,就可以看作是一个合格的交易者。

  • 成功交易必须记住这10条

1. 要么缺心眼,要么死心眼,这两者容易成功。

2. 主观、客观、必然,绝大多数人都想把这些全照顾到再做决策,因此绝大多数的决策都在市场中失败了。

3. 分析师一直都在分析,就是没有行动,于是没有成功。所以,分析师要成为操盘手很难。

4. 对有些人来说,黑天鹅的反面,就是巨大的利润。

5. 一些让人成功的道理,简单而明显,但是很多人即使听到、看到,就是做不到。于是很多人的成功,让人觉得很神秘;很多人的挫折,在外人看来,很可笑。

6. 过去不可得,未来不可得。现在,要看你的定义有多长。所以,活在当下。

7. 很多时候,交易员想的、说的和所做的,相差万里。

8. 当一个人生活艰难的时候,只能到低档菜市场买菜,质量没法保障;生活好了之后,就会到高档超市买菜,上当的概率就会很低。所以,穷人总是做出错误的投资决策。

9. 人的情绪处在一个持续喜悦的状态中,若被击中痛点,会瞬间崩溃。所以,在短时间内赚了大钱之后,非常危险。

10. 认清一个市场或一个品种背后真正的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