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00名外汇交易员住这城市,操纵汇率手段曝光,被监管机构称之为“贼窝”

外汇 教育

我们知道,伦敦是全球最大的外汇交易中心之一,它在推动外汇市场波动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从国际清算银行(BIS)2019年公布每三年一度的外汇行业调查报告显示,全球日均外汇交易量高达6.6万亿美元,仅伦敦交易量达到35,760亿美元,占比43.1%,雄踞排行榜第一。

伦敦大型投行外汇部门的交易员的大额下单指令往往能推动某一货币汇率的波动,这也给一些投行或交易员预留了一些“灰色”操作空间。全球“汇率操纵”案件自2013年调查起,至今仍无彻底完结。欧洲监管机构除了对这些大型银行汇率操纵丑闻予以巨额罚款外,还对一些个人交易员追究刑事责任。

据欧盟监管机构调查发现,大量外汇交易员居住在英国埃塞克斯(Essex)。Linkedin甚至对这些外汇交易员制作了地理分布图,这份名单显示,大约1818名外汇交易员居住在埃塞克斯,其中切尔斯福德(Chelmsford)约有600名,绍森德(Southend)约400名,科尔切斯特(Colchester)约160名,伊尔切斯特(Ilchester)居住约120名。

大多数交易员彼此都认识。这些交易员虽然居住在埃塞克斯,但他们每天都会乘坐火车前往伦敦上班。于是,他们经常在火车上“密谋”或者泄露一些交易层面的信息。这些交易员还建立了一个聊天室叫“Forex- Essex Express”,这些交易员来自巴克莱银行、苏格拉银行和三菱日联银行。

欧盟监管机构表示,有关银行的个别交易员组成两个“卡特尔”来操纵11种货币的即期外汇市场,包括美元,欧元和英镑。这项为期5年的调查发现,遍布各银行的9名交易员在聊天室交换敏感信息和交易计划,偶尔也会协调交易策略。

2009年12月至2012年12月,“Essex Express”卡特尔也参与了一个名为“半脾气暴躁的老人”的聊天室。第二个卡特尔 – 名为“Three Way Banana Split”,并涉及其他名为“两个半男人”的聊天室“和只有Marge” – 从2007年12月到2013年1月。

这些交易员彼此泄露交易信息,包括客户订单的详细信息,特定交易的买卖差价,未平仓风险头寸以及当前或计划交易活动的其他详细信息。他们偶尔也会协调交易活动,例如通过一种叫做“站起来”的做法,其中一些人会暂时停止交易以避免干扰他人。

以全球最大外汇交易商德意志银行为例,该银行日均外汇交易量占全球外汇交易量的15%-22%,该银行交易员多次参与违规交易,以牺牲客户利益为代价,透过多种方式使得银行利益最大化。

1.通过在线聊天工具与其他商业银行共享客户保密信息、协调交易,试图操纵汇率基准、影响外汇价格

2.不当利用客户保密信息进行抢先交易,通过在线聊天工具与其他银行交易员交流客户的保密信息,损害客户利益

举例来说,2010年7月,交易员A透露,有客户将以欧洲央行(ECB)定盘价卖出1.8亿欧元/美元,交易员B回复称,其也有客户要以ECB定盘价卖出欧元/美元。由于交易员A、B均将从客户处以ECB定盘价买入大量欧元,他们串通在定盘价确定前大举卖出欧元,压低欧元价格。

3.通过汇率基准报价操纵新兴市场货币对基准价格

4.晃骗(Spoofing)

举例,德意志银行交易员A接到客户2.7亿欧元/美元卖出订单,并在6分钟内建立了相应数量的空头头寸。但在上述6分钟期间,该交易员同时在市场上放置了三笔大金额买盘(约为卖盘金额的20倍),并在数秒内撤销。根据德意志银行的交易记录,当时并未有其他客户订单或对冲需求以支持放置买盘的行为。上述行为被认定为晃骗(Spoofing)。

5.几家银行交易员合谋拉大给客户的报价点差

2009年11月,德意志银行和其他几家银行交易巴西雷亚尔/美元NDF产品的交易员通过名为“butter the comedian”的聊天室就该产品的报价达成一致,他们对询价该产品的客户报出较大的交易点差,以提升交易商在此产品上的利润。

6.通过操纵新兴市场货币价格以触发/阻止外汇期权生效,增加银行利润、损害客户利益

欧盟监管机构对五家银行共被罚款10.7亿欧元,其中:参与第一个卡特尔垄断集团“Forex – Three Way Banana Split”的巴克莱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花旗集团和摩根大通共被处以约8.1亿欧元的罚款;参与第二个卡特尔垄断集团“Forex- Essex Express”的巴克莱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三菱日联银行共被处以约2.6亿欧元的罚款。

交易员如何操纵外汇交易?

网上的聊天室反映出所有操纵汇率的意图,以下例子是交易员操纵俄罗斯卢布的一段对话:

“我们应该把卢布的定盘价压低几个戈比(100戈比=1卢布)”。

“是滴”。

“把卢布定盘价调低几个点是对的”。

“那就5个戈比吧,皆大欢喜。”

这段对话后,一份造假的低指标买卖价被提交到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CME),并被用来计算最终CME/EMTA汇率,这也是CME每日俄罗斯卢布参考定盘价。

操控外汇价格还不仅体现在压低汇率定盘价上,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指出,交易员还曾试图按照自己的盈利点触发客户止损。

FCA给出了一个例子,一个客户曾在英镑兑另一种货币的汇率为95,买入7700万英镑并设置止损。而巴克莱(Barclays)交易员试图在汇率为97时成交这个订单,这样他就能在汇率96.5时将全部7700英镑都卖出给其他客户。如果在市场上买入英镑的平均汇率低于客户止损位,那么巴克莱银行就能盈利。

以下是FCA公布的相关案例:

上午10:38:“你……止损了吗?”。

“80”。

“正蓄势待发中……如此专注……就像蜡像般纹丝不动…甚至来不及眨眼”。

上午10:46,汇率爬升至86,X公司交易员说“……上涨了“。

巴克莱交易员回复“留心……很快”。

(X公司交易员表示他们不认为巴克莱能引发止损)

差不多在10:46到10:49之间,巴克莱在汇率78到95之间买入6600万英镑。

然后巴克莱又在97之前买入500万英镑,这已经高于当时市场最佳价格即95。其中巴克莱在95买入200万英镑,96买入300万英镑,以免汇率再下跌。

10:49,X公司交易员表示“希望是一触即发订单”。

Y公司“我正想这么说呢”。

巴克莱“呃……在这里做多一点”。

10:51,X公司告诉巴克莱“我们找到一个卖家…正比你要的高”

巴克莱回应“好……”。

10:58,汇率上升至94。

巴克莱在97买入1000万英镑,同样,这比市场当时最佳价格(95)高。这个订单导致巴克莱在95又买入1000万英镑,这之后汇率跌至85。

巴克莱“f0000kkk“

11:09,汇率跌到78,这时巴克莱通过卖出英镑减少多头头寸,并表示“不行了”。

“就是不能到97…已经非常努力了”。

巴克莱表示,“96附近阻力很强”。

11:37,市场在94-96汇率间出现交易。

X公司说“是不是该换一种操作方案”。

巴克莱在96和97买入100万英镑。

97买入,使得巴克莱能执行止损订单。

巴克莱之后与其他公司确定此事(表示“已完成”)

巴克莱的外汇交易员们在不引起怀疑的情况下,一直计算能从客户那里刮下多少油水。

就像2009年12月30日,一个外汇业务员在与其他银行的交易员交谈时说的那样:

“狠狠抬价才是关键……我很早就学会这一点……你还没有客户……你不能赚钱……所以别傻了”。

还有,后来的英国外汇对冲基金销售公司联合主席(当时是纽约分部的副主席)在2010年11月5日写到:

“抬价能保证你在价格上做了正确的决定……如果你没有欺骗过,那你根本没有努力过”。

汇商传媒(Forexpress)曾在《他操纵35亿美金的英镑“老鼠仓”,非法获利800万美元,下场很悲剧!》一文中描述了前汇丰控股(HSBC)外汇交易员Mark Johnson如何“操纵英镑兑美元非法获利800万美元”。

2017年9月,汇丰控股位于伦敦和纽约的一批外汇交易员以“我的手表坏了”为暗号,在执行客户的35亿美元订单之前,先行疯狂买入英镑谋取非法利益。

“告诉Ed我的手表要坏了”。这些交易员在聊天中用到了“手表”这个词,这句话说出来几秒钟、20秒钟之后,就执行了所有交易。

总结

作为全球金融市场中交易规模最大的市场,外汇市场近几年的发展迅速,但是问题也层出不穷。外汇市场操纵丑闻频发,很多国际知名银行因为交易员操纵汇率至少罚款100亿美元。而《全球外汇行为准则》(FX Global Code)也应运而生,希望根除外汇市场的不端行为,重建投资者对外汇市场的信任。

然而,在每日交易量高达6.6万亿美元的外汇交易领域,被曝光的相关银行外汇交易员操纵外汇交易事件,不过是所有外汇交易中的“冰山一角”。要想完全杜绝这种操纵行为,几乎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