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一票咱就退休!摩根大通是怎么操纵白银价格的?

外汇 教育

有人说,对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市场的价格操纵是一种近乎完美的犯罪形式,其中关系错综复杂,甚至能够让这些幕后主谋逃脱法律的起诉与制裁。相对于外汇市场,贵金属市场规模较小,白银等价格操纵自20世纪中期以来一直都存在。

“案底累累”的华尔街投行摩根大通(JP Morgan)卷入有关该行交易员涉嫌操纵贵金属期货市场的法律诉讼。美国司法部披露,三名现任和前任小摩交易员,透过操纵四种贵金属期货的价格,欺骗其他市场人士和客户,涉及数以千计交易,估计非法获利数以百万美元,令客户就蒙受损失。

今年45岁的摩根大通贵金属交易部门主管Michael Nowak以及另外两人非法操纵黄金、白银、白金和钯金价格,欺诈市场参与者甚至客户。知情人士透露,Michael Nowak已经被要求休假。另外被指控的两位交易员分别是55岁的Gregg Smith和47岁的Christopher Jordan。

起诉书指控,2008年5月至2016年8月期间,被告与同谋操纵黄金、白银、铂金和钯金四种期货的价格,交易员透过订立交易指令后,再在执行前取消指示,试图令价格变动对自己有利,涉及数千个非法交易程序,从而获利数百万美元。

在此类欺诈行为中,交易员会迅速取消大量交易指令,以此让市场充斥着大量虚假和误导性信息,进而欺骗其他交易员,致使他们以为市场即将上涨或下跌。一些交易员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这种策略在操纵外汇市场。不过,这两年欧美等监管机构严禁此类交易手法,甚至禁止交易员在群组聊天。(详见《堪比电影情节!交易员“聊天室”操纵外汇价格对话曝光》)

其中一名起诉的交易员是摩通全球贵金属交易主管Michael Nowak,另外两名交易员分别为Gregg Smith及Christopher Jordan。

值得留意的是,司法部这次是引用“诈骗和腐败组织法(RICO)”提出诉讼,美国经常利用这案例打击有组织犯罪集团,但很少在涉及大型银行案件中使用。司法部依据RICO法提出起诉,意味摩根大通可能面临较严重的法律风险。

对于司法部会要求摩通赔偿投资者损失,司法部官员回应称,这问题将会是司法部与摩根大通讨论的一部分。

司法部拒评上述消息。该部门去年与前年分别与两名摩根大通前交易员特伦茨(Christiaan Trunz)与埃德蒙兹(John Edmonds)达成认罪协议。根据协议,两人承认配合高层作出“钓鱼式”欺骗。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执法部主任James McDonald表示:“该案件还表明,如果违法者供认罪行,并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为我们追捕其他违法者提供实质性帮助,CFTC会从主动配合这方面对违法者进行宽大处理。”

摩根大通操纵白银“案底累累”

我们知道,摩根大通操纵白银价格并非第一次,可谓“案底累累”。

白银背后的一个重要价格因素可能没人知晓:据说摩根大通在过去的数年里积累了在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私人储备实物白银——5亿盎司!

摩根大通COMEX公开持仓数据

摩根大通COMEX公开持仓数据

只有美国政府拥有过比摩根大通更多的白银,但这是在近一个世纪前,是在白银用作普通硬币的时候。美国政府曾经拥有数十亿盎司白银,但今天已经完全不持有了。

摩根大通被指控在2010年末期和2011年早期向交易场地投放人为操纵的竞价(欺诈),对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金属市场员工进行骚扰以获得它想要的价格(恐吓),并向一个设置结算价格的委员会提供虚假信息(操纵结算)。

NYMEX前交易员Lanci表示,当白银期货溢价(Contango)时,摩根大通会在交易清淡时段大举卖出期货溢价,并利用他们的雄厚财力推动市场情绪,然后坐等“大户”因为没有能力追加保证金而“吐出”持仓。这样的行为让其他交易商受损,迫使他们花费更多资金支持自己在白银期货价差中的头寸,并最终以巨大损失平仓。

摩根大通的对手盘往往是高杠杆公司,交易不能持续太长时间,而且也没有摩根大通那样强大的融资能力,政治影响力和白银实物储备。

亨特兄弟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积累了1亿盎司实物银条

为了囤积白银,在过去数年,一直是摩根大通在每次银价上升时进行压制。但另一方面,当摩根大通觉得自己的白银已经足够多的时候,它会做什么?所以有分析师预期,现在对于白银投资者来说,并不需要复杂的交易共识,要做的事就是等待摩根大通拉升价格。

投资者们记住大名鼎鼎的白银投机者邦克·亨特那句著名的话:“白银是一个等待发生的意外。”

相关文章阅读:

《黄金和白银价格操纵——史上超1万亿美元规模的庞大诈骗》

《他身家近200亿美元,全部押注白银期货,最终落得破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