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期货上市后,国内专家称外汇期货才更值得期待!

外汇

forex-1280x720
3月26日,中国首个原油期货(INE)正式上市交易,这一品种挂牌上市引发海内外关注。此次的原油期货采用人民币定价显然已对美元地位提出挑战。这已经不单单是原油期货本身的问题了,其中关乎国际政治金融形势的趋势与方向。那么,对于一个专注于外汇领域的新媒体汇商传媒(Forexpress)来说,我们就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国内人民翘首以盼的外汇期货会在何时上市呢?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作为原油期货的孪生兄弟,外汇期货不会太远了

  • 概念

说到外汇期货,就不得不提一下:外汇(现货)与外汇期货是不同的。一般意义上,我们所说的外汇,通常都是说的外汇保证金交易。外汇保证金和外汇期货之间有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期货交易是由期货交易所建立的,所有交易者必须通过交易所的会员进行交易。而外汇保证金则不同,它没有固定的交易所,是通过各银行之间交易。外汇经纪公司不过是个中介机构。期货品种在任何时候,交易所的报价是唯一的;而外汇交易中不同的银行或经纪公司,则可能给客户不同的报价。

  • 必要性

如果中国此次原油期货能够顺利运作,则必然存在外汇交易的过程。这是由于国内的原油期货四个特征所决定的:人民币计价、对等交易、国际平台、保税交割。
国际投资者交易了这种原油期货后,需要换汇来回避汇率风险;国内投资者要走向国际市场,也存在类似的情况。此外,由于原油期货采用人民币计价,在交易过程中就存在与美元价差的问题,国际投资者必然会利用这个过程来套利。事实上,国际市场上对人民币期货的热情反而比中国国内还高。
目前,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集团(CME)市场、中国香港港交所、巴西等地均有人民币外汇期货。自2014年以来,新加坡交易所、莫斯科交易所以及中国台湾期货交易所先后推出人民币外汇期货。人民币外汇期货俨然已成为全球热点。
从政策方面看,如果要便于国家的外汇管制,外汇期货的重要性甚至比原油期货更高。原油期货与外汇期货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此次率先推出原油期货可以看出外汇期货正在酝酿当中。
Depositphotos_20870521_original-1024x671

  • 重要性

中金所发起的一项调研显示,中国实体经济面临的交叉汇率风险规模中,其中,欧元兑美元风险规模为3153亿美元,澳元兑美元风险规模为1097亿美元。交叉汇率年波动约10%,远大于美元/人民币(2%),给企业带来经营困难,中国有1/3企业面临交叉汇率风险。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上海期货交易所产品委员会委员胡俞越教授就此问题在接受新浪财经采访时表示:

如果说有外汇期货的话,即使我们国内投资者也不会那么娴熟,但是你没有这个产品,想用也用不了,所以说这种套汇、套利的情况就有可能出现。当然也有可能国际投资者利用套汇这个点,原油期货也带来了吸引力。所以说我们要做好预案,做好防范措施,允许大家套汇和套利的现象。

胡俞越教授同时表示这是一种正常的合理的市场行为,有利可套为什么不套呢?他一再呼吁推外汇期货,其中也有一个原因就是说炒汇现象在中国已经持续了多少年了,改革开放以后就持续,换汇也是炒汇啊!当然说八九十年代时候外汇还是个稀缺资源,那时是稀缺资源,现在外汇已经不再是稀缺资源了,为什么炒外汇呢?原因就是汇率有波动嘛!不会波动,还炒它干嘛?有波动,就去套利嘛,套汇现象其实是合理现象,如果套汇现象大量存在的话,反而能够使汇率相对稳定可以通过市场竞争寻找的一个均衡的汇率。现在美元一升我们就贬,美元一贬我们就升,原来预计汇率可能保持相对稳定,没想到今年在美元在贬,我们今年春节前后大幅度地升值。

A933DCE696B09F61A4654893ECF5D170
新浪财经还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即市场对外汇期货的放开是有一个担心的,例如国际投资者,比如bp这种石油巨头,它来中国做套保,如果账面上盈利很大,它如果提款的话会不会造成一种舆论压力?或者说因为社会对期货不了解,所以造成一种压力。假设这种石油公司在这个期货市场赚了一百个亿美金,它要把这钱提走,那老百姓就会觉得我换5万美元都受限制的,境外投资者一套套一百个亿有点不能接受,这方面有没有什么限制?
胡俞越教授则表示:

我估计这个上期所和外汇局这方面都会有相应的限制性措施,它也不会允许大规模的外汇兑换。现在那个限制措施就是每天一结算,这样的话把那个大的额度开成小额度,这样让你看不出来,但是我觉得这种现象也是正常的,挡是挡不住的。
在2016年的下半年,四季度时候,我们外汇储备掉得很快,16年年底的时候就破了3万亿了。所以前年四季度的时候,外汇的央行和外汇局犹豫不决,是保汇率还是保储备? 当然最后采取的措施就是保储备。因为汇率也是保不住的,汇率不是你单方面决定的。美国老挤兑中国是汇率干预国,但是汇率是两个货币的比价,那人家贬值我们就得升值,只有此消彼长的关系,所以最后采用的是保储备。
所以说2017年我特别担心,就是我们对外开放的大门关上半扇,采取了外汇管制,资本管制的方式限制出境。现在外汇也也没有完全放开,处在一种半遮半掩的状态,现在还是很严。所以现在当老百姓也会有一个担心,我们的储备外流当然有各种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说美元升值,我们贬值,所以说往外流的可能性也是正常合理。当然还有一个市场不稳定,政治局势也不稳定,缺乏稳定的预期,所以外汇资本外流现象我觉得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依靠关上门来,靠封闭起来,这种办法是不能持续的,这是短期的权宜之计我们可以理解,但是长期来看中国开放的大门是继续开放的。
就如同我说的改革开放40年,市场化改革当中遇到的问题,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这是套话。市场化改革当中这个问题要通过扩大开放来解决,不能走回头路,你走了回头路,那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 结语

中国目前经济发展异常迅速,其市场国际化程度不断提高,中国政府正在推动“一带一路”等政策,在亚洲建设新的金融中心。在这个过程中人民币正逐渐国际化,展望其未来,完全可能成为国际结算货币。作为中国与国际市场接轨的重要一步,原油期货发布同时也是中国国家能源安全的保证。而对于金融领域,全面开放外汇市场,发布对应的外汇期货,似乎是中国未来的不二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