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汇 | 我和外汇的5840天:牵绊一生的挚爱与疯狂

外汇


/ 拍摄于纽约军事学院 /
 
能让人记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高明,就是这样一位。他有着一段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共同的经历,毕业于纽约军事学院(俗称:美国西点军校附高)。正是这段他引以为豪的军事生涯,在他今后的人生中留下了永恒的印记。
霸气的人生,无需解释;天生的自信,也无需多言。外汇行业风雨历练十六载,哪怕有再多足以让他人艳羡的「砝码」,依旧不骄不躁、恪守初心,带着敢为天下先的魄力和孤傲高冷的秉性为自己谱写了一首波澜壮阔的出场背景音乐。
诚然,我们一生所走过的路,都依附于我们的际遇和性格的定数。
正如高明,2001年9月11日,当时在华尔街四十号Trump Building 的39层,正经历着外汇市场的腥风血雨的他,亲眼目睹了 ” 9.11 ” 恐怖袭击事件,世贸中心两座 ” 双子星 ” 大楼的精准定向爆破,两个硕大的黑洞和响彻云霄的尖啸,久久挥之不去……
商场亦如此,未知的前方不仅有恐惧,还暗含着那些尚且会发生的可能性和突破口,每一项史无前例的尝试,都夹杂着漆黑与光亮,失败与荣耀。
” 9.11 ” 事件,有人说是场带着些浓厚阴谋论色彩的暗杀行为,随后的华尔街仿佛也上演了一场疯狂、惊恐和崩溃的消亡史。
一切都正在朝着 ” 归零 ” 后的重塑,在华尔街的三年中,高明也在不断历练打磨自己,做过交易员、开辟过市场、也授任过高层管理,然而,桀骜不驯的性格注定不甘作陪衬,他在华尔街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后来因为业务的关系,机缘巧合地结识了一位外汇行业的高管,当时就职于一家美国享誉盛名的外汇经纪商平台。
正是因为高明身上的果敢无畏、有勇有谋、和有别于他人的认知维度改变了他的人生际遇,以这家外汇经纪商中国区CEO的身份打开了外汇市场在中国的可能性,这家公司正是纽交所上市的嘉盛集团,高明正是将嘉盛带入中国的第一人。
拥有张扬个性的 ” 坏孩子 ” 比循规蹈矩的 ” 好孩子 “,更容易成功。从某种角度来看,个性张扬的人,具有更强的辨识度。他们自带发光属性,无处不彰显出那种锋芒毕露的存在感。
这一点在高明身上作出了完美的诠释。张扬与孤僻,仿佛让我们看到了他截然不同的两面,却丝毫没有违和感。这种魅力仿佛又映射到那个天使与恶魔翩然起舞的外汇行业。
不能深刻理解自己所做的事,无论商场或战场,你永远只能做炮灰。在嘉盛一干就是十个年头,岁月的沉淀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更睿智成熟的高明,却丝毫看不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一如既往,外表潮男、内心高冷、气场强大、无所不能。

2015年瑞郎黑天鹅飞出,不少 ” 大而不倒 ” 的经纪商平台遭遇了巨额亏损甚至面临破产境地。2015年,正是高明将国际知名外汇及差价合约经纪商Markets.com带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包括产品设计、中文网站的搭建、Markets.com迈肯司中文名字都是高明所带的团队一手创办的。
                                               / 拍摄于迈肯司开业演讲 /
三年的时光消纵即逝,崇尚 ” 服务至上 ” 而非 ” 销售导向 ” 的理念让迈肯司在中国市场一路壮大。从 ” 24小时待命解答客户的疑问 ” 到如今 ” 24小时钻研提供极致的客户体验 “,这种执着的精神也感化了和他一起打拼的兄弟们。
问及高明,是否有一套完善的风控体系能应对今后还可以会发生的因市场剧烈波动而造成的流动性危机时,他回应道:

瑞郎黑天鹅是大家没有事先知晓的而遇到的surprise,对银行对机构来说是措手不及的事情,没有一个银行是能预判到提前做好准备的,如果给到银行交易商一点时间去准备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所谓的黑天鹅事件。
黑天鹅事件所受伤的公司往往是以STP为主的公司,不是说这种模式策略不好,它可能在10年内都是作为有优势的策略而存在,只是偏偏在这一天都受到打击,无法适用。
所有以STP模式为主的经纪商,首要控制的是杠杆,因为STP模式的是最后直接和银行清算成交的,因为银行永远给到的是一个统一的杠杆,据我所知很多平台商受到亏损是因为他们用的是400倍至500倍的杠杆,也就是说你和银行是100倍的结算,但是给客户交易是400-500倍的,意味着经纪商要另外去补贴300-400倍的保证金。
STP模式也有风险存在的,风险就是在于行情出现剧烈的波动,多个账户产生负数时,意味着经纪商账上欠清算银行的钱也随之增多,当达到一个巨大的总值后,因无法还清银行的欠款只能宣布破产。
黑天鹅事件原因归结为三点:1.杠杆太高 2.事情太突然没有预测到 3.是爆仓比。现在90%的交易商普遍将爆仓比设为20%-50%,百分比越小意味着账上产生负数的可能就越大。银行给到的条件永远是100%的爆仓比,杠杆50-100,但经纪商为了使自己产品更有优势,往往放大杠杆,缩小爆仓比。
经纪商的内部风控体系和机制实则一种理念,根据不同经纪商平台在自身能力范围内可承受的风险和愿意承受的风险和收益比来制定不同的风控体系。所有的风控和理念都是建立在技术层面,技术水平到达某个层次意味着风控水平能到达某个水准。例如进行STP与MM的切换来降低风险是要后台技术才能得以实现,而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

谈及外汇经纪商运作模式的区别,他对于国内媒体大众近乎疯狂地去将这个行业的运作体系搬到台面上大谈特谈表示反感。
他也极其坦陈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对于平台的运作模式,我不想做过多的解释,但并不是因为我不想透明化,我个人觉得这个市场已经恶化到所有人都想要去了解这方面的事情。外汇行业总有人一方去买单,你无需要深入了解最终买单的是谁,作为零售客户,我们首先要知道是否真的有必要去了解那么多内部操作规则,对他们是否真的有帮助。
就如同澳门赌场,人人都知道庄家是谁,但是还是人潮涌动,因为大家去一是为了开心,二是知道这是一个公平的赌局,对于一个公平的赌局无需去管庄家是何人。为客人创造一个愉悦、公正的环境,最终赢了钱能够带着走,没人继续搞你,这就可以了。所以我不觉得这个模式要郑重其事地为大家去做一个彻底的解释,我提倡不管用什么模式,都要提供一个公正的、没有人为干预的环境。
在国外没有人去讨论平台的运作模式,但在国内这似乎成了每个外汇平台必须要做的,以一纸文书去发自我声明的一件大事。很多情况下,平台的运作模式被舆论大众多方口舌扭曲到如今似乎都无法扳直的境地。
我认为在外汇行业没有所谓的ECN撮合交易,ECN只是一个行业标准化的清算结构,是一项实现你的交易的技术,而STP和MM是一个理念。STP是一个直接对接流动性供应商的动作,ECN是一个方案,关于如何去解决STP的清算方式。

如今从事外汇行业的几乎无人不知晓LP流动性供应商,高明对此表示:

LP是最近两年才出现的外汇行业产业链的一环。之前我所就职的各大经纪商平台内部有技术去直接对接上游的报价源,自动筛选上游报价源每一秒甚至每一毫秒最好的和最坏的报价,和银行去交易,完全不需要LP。而现在很多平台体量不够、资金不够、技术团队不够,需要花钱买MT4, 没有流动性和引擎,所以将提供报价清算的这项任务外包给LP去实现。
黑天鹅之后,大家警惕到需要更多的流动性,但技术含量也有限无法去对接多家流动性,所以才慢慢衍生了这块产业。如今很多大型的平台会提供更多样化的选择,除了自己对接流动性还会有LP。而且这个行业已经透明到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经纪商平台使用LP的运作成本,这方面基本是无差异化地经营。

外汇交易中,有种被称为最激进的交易手法叫做高频交易,不少平台宣称自己有极速交易系统,对于这种依赖高速执行的算法策略在外汇交易领域是否真的适用?
他回应道:

高频交易由国外引入,从股票开始,未必适用外汇行业,股票行业没有外汇类似的清算模式,直接在交易商exchange中进行交易撮合,外汇体制与股票不一样,外汇交易最后是有人买单的,最后买单的就是银行。我认为国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频交易,高频交易是技术含量非常高的一个东西,不能说这种手法有没有违规、有没有违反行业道德、侵犯性的交易行为,这是一个手法和技术,能否长久地执行下去有待考证。
首先,高频交易的频率远远超出我们可以想象的范围,一定是通过技术和程序才能得以实现,国内零售外汇市场的交易是依托在MT4上面,95%以上的客户是使用MT4平台进行交易,MT5、MT4目前无法实现这种快速交易。比如,数据源处的报价1分钟可以达到300多次,报价导入MT4后会有涉及网络传输的延迟等客观问题,会减少报价的次数,所以不可能达到高频的要求,国内即便有人自称的高频和国外也是两个概念。
外汇是零和交易市场,不管用什么模式交易,最终是有人买单的。高频交易对做市商而言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不同经纪商平台报价设定的频率不一,始终会存在一个微小的时间差,但是通过打游击战的方式用一个程序判别你报价和交易的一个漏洞,在几毫米之内发现这样的一个差距去捕捉这个漏洞,这种做法对银行来说是不受欢迎的。个人不是很看好高频交易在国内的成熟性。高频交易是一种宣传噱头,并非国外意义上的高频。

 “在我眼里,外汇永远是一个小众而专业的行业,有风险但又极其公正透明。这一点,毫无疑问。” 不经意间,高明的眼神中流入出一种无比自信的优越感。
 
外汇是全球金融市场中涉及方方面面因素最广的一个交易市场,地缘政治、一个国家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国与国的博弈、“9.11”等突发袭击事件所有因素都包含在内。外汇市场也是最公正的市场,有交易就会有波动,就算最冷门的交叉盘也会有交易量。人为和心理共同引导走势的走向。
对于如何制定高效的交易策略,高明也坦露了自己的看法:

对于交易者而言,信息的高速发展也有其弊端,比如你看的新闻就更多、分析的因素也更多、心理的转变也变得更复杂。制定策略非常简单,落实到执行层面却是非常困难的。人的心理转变会随时改变预先制定的目标,而且任何一套策略需要不断地去适应市场而做出调整,没有一种策略是不需要千锤百炼就能一招制胜的。
任何公司都有在银行清算的压力,所以对投资者而言在国内是没有任何一个平台能提供量化的模式来帮助投资者稳定持续地盈利。据我所知,国外有自己写程序,直接对接银行、流动性供应商的数据源,没有用任何一家交易平台而是在自己程序上下单,这样有可能实现所谓的量化交易。但国内没有任何一个团队能做到。

近期,国内金融圈也掀起了 ” 内盘 ” 和 ” 微盘 ” 的违规整顿风潮,内盘朝着外盘转型也成了大势所趋,就内盘的 ” 野蛮式 ” 生长和那些不好的风气是否会间接地影响外盘的格局,他也谈了谈自己的观点:

“ 

每个行业都会有投诉,有负面的消息,一个要看是有责投诉还是无责投诉,还有需要当事人去直面那些负面信息,去懂得如何消化、沉淀、调整。
 
总体来说,我对于内转外表示欢迎,但是内盘的产品没有外盘那么多元化,对于只有1-2中金融产品的内盘想要转型成拥有400多种的外盘,如何去消化和吸收是最重要的,内盘的模式不能套用在外盘上,内盘转型需要按照国际化标准来整体转型,单单变牌照、变产品、变路径通道,其他所有的营销模式、操作模式、公司运营模式根据内盘一样做,那是不可行的,这样会反而危害外汇行业的良性发展。我希望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去做一个很好的调研和教育,更加了解外盘的操作模式,转型或许会面临一些水土不服,但是这是一个思维模式转变的过程。

高明还有一重身份,那就是中国外汇自律联盟的创始人之一,他和李纪刚共同创办了G+这个外汇行业自律组织。谈及初心和期许,他感慨道:

“ 

初心很简单就是希望将认识多年的平台领导人聚集到一起、行业交流和信息的交换,并没有希望朝着很官方化地方向发展下去。我们想为行业做些正面的事情,尽量做到最小的商业化。做些员工的培训、教育、联谊,让客户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事这个行业真正需要做的、什么是我们能提供到的公平的环境。就这样,很简单。

任何一个行业都离不开舆论的监督才能不断地推进良性地发展,谈到 ” 媒体 ” 二字和G+成员的管理,他更是直言不讳:

外汇行业需要与媒体互相尊重,我本人对于媒体的要求很高,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很多媒体都还没达到 ” 媒体 ” 两字的标准,不是说批判。我认为媒体需要有深刻的认知能力,不是广告商。而是客观、公平的态度去阐述一家公司一个事件。如果G+成员发生违规事件我们当然会去处理,至于怎么去处理负面消息,我们首先一定会公开,我们做的每件事都需要成员共同投票决定,八成以上的投票赞同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操作。G+始终会站在客观、公正、透明的角度支持媒体对于经纪商平台(包括我们成员在内)的行为进行监督。
 

高明希望G+能通过自我约束和自我监督为这个行业营造良性的竞争局面。他同时也表面,今后外汇经纪商的竞争力主要集中在核心的技术,这才是公司生存的价值所在。交易快速稳定、交易成本更具竞争力、研发自己的交易平台,在MT4上进行功能优化都是竞争力的体现,而不是单纯靠销售来打天下,抢市场份额。
对于Markts.com迈肯司在中国的战略规划,他似乎心中早已画好了宏伟的蓝图。
交谈中,高明向我们透露了一个讯息,今年3月底,Markets.com cn官方正式宣布与CFH SYSTEMS开展在华战略合作,未来将会推出一整套一站式的机构解决方案。
在访谈接近尾声的时候,他向我们推荐了一本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Phil Knight)的写心力作,《鞋狗SHOE DOG》与其说这个一本耐克缔造者的精彩回忆录,不如说是一个切实改变世界、实践疯狂想法的标杆样板。他说这是个特别激励人的故事,真实坦露了一群热爱鞋的人在创业路上的执着、挚爱与疯狂。
 
每一个行业,都会有那么些人勇敢地撑起行业的脊梁,推动行业的涅槃、扬弃、更替、变革,他们就是一辈子 ” 以此为生,精于此道、乐此不彼、革新此业 ” 的先锋们。
 
每一个志向高远的人,内心都藏着一个不可一世的计划、一段不可告人的疯话。高明凝视着窗外,眼神中饱含着他未吐露的那份思索和期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